佛系约稿:一杯奶茶钱:P
日更不断我就改名!
6

相叶雅纪家的隔壁住着真·奥特曼,这是二宫和也告诉相叶雅纪的。相叶雅纪问他为什么,二宫和也瞄了一眼那个棉花糖店门口的啤酒肚胖墩,说:“来,你站这里…嗯,别动。”

相叶雅纪一脸懵逼站好,刚耸了耸肩就被二宫一个“你敢乱动你就死定了”的眼神吓得怂巴巴站军姿。

“别动啊~”

“……”

“唰!”

“呜哇!这什么东西!”

二宫和也乐得打了个火嗝,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踱步过去吨在他面前:“知道那是啥吗?”他回头指着那个“武器”,“那是奥特曼的秘密武器。”

相叶雅纪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这时——

“哎你这败家玩意儿!这买的又是啥!你以为你还是海带二少啊!二傻吧你喂!”

“喂喂喂喂!别打别打!这次这次一定能行的!”

“行啥?!破世界纪录?是吃破你这肚子吧!”

“哎哟哎哟!”


世界有一点点安静哦

1

存脑洞(考完试回来填坑)
主虹篤

是谁都不会接受一个莫名其妙的神灵冒出来宣称“xx是你的命运之人”,这件事吧?虽然对方确实浓颜立派…但是等等!这个命运之人是男的又是怎样一个神展开啊!
喂!神灵是这个月的饭团没有准时上供的原因吗!?
“请和我交往吧!”
“为什么?”
很好!快点离开!等等等等!住手啊!不对!住口!——“你是我的命运之人!”
“哈?!”
完败!

今晚没有段子
明天大概会加更
晚安

2

近期感觉写不出翔润了…
如果他真的已经有固定对象,大概搞cp我也会有点难受( ・᷄ὢ・᷅ )相二还会继续写
如果是真的,希望小川姐姐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啊,让他多休息多休息,带他去吃好吃的,他不开心的时候、累的时候多陪陪他(;´༎ຶД༎ຶ`)

25

二宫和也本来不叫二宫和也,他就叫nino。为什么?怪兽哪里还分姓啊名啊什么的,都是生下来随口那么一叫的。所以这个名字是一个人类取的,诶不是相叶雅纪。
说起来,这是刚来地球时候的事情。一般来说,怪兽都需要附身到恶念者的身上,等待时机,等时机成熟了再去搞破坏。可偏偏nino那天找半天没找到一个中意的,忍不住在心里胖揍了onno一顿,说什么“很容易的啦!人类都很贪婪的!我才三分钟就找到了”!骗人!
不过这事吧也不怪onno,谁让nino他是个颜控呢!长得好有心眼坏的,还要符合他审美的,难!
所以这么浑浑噩噩地找,也不知道是跟着谁就上了总武线,上了总武线在车内转了一溜,才想下车就看到一个小个子坐在一边兴奋地叫嚷着:“这个怪兽可真难打!上啊!上啊!就差……”
“就差…一点点了!”
这个人在干嘛呢…nino忍不住凑过去。
“呼!终于通关了!”小个子抹了一把脑门的汗,无意识地转头忍不住叫起来:“呜哇!怪兽!”
这个人能看到我?
nino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小个子被周围的人类训斥了“小孩子大白天的开什么玩笑”这样的话。再瞧那小个子一边低着头嘟囔“抱歉抱歉”,一边频频瞅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他忍不住笑出声。这个人类真好玩。
“喂……”其他人都不再注意了以后,小个子凑过来,小声道,“你是怪兽吧?”
nino点点头。
“会变大、会吃人、会打架的那种?”
nino摇摇头,做出了厌恶的神态。他真的很讨厌生肉。
“喔……”一边拍胸口,满脸“那就好那就好”的神情,一边又凑近了一点,“我叫相叶雅纪,那你叫什么?”
“nino……”
“二宫?”小个子摆弄着手里的游戏机。
二宫…是什么?nino也懒得去纠正他,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二宫?和也?(kazuya?)”
才不是!不过小怪兽还不太懂人类的话,才张口发了一个“na”就被小个子亮晶晶的眼睛闪到:“噢噢噢!是二宫和也(kazunali)?!”

这!都!什!么!鬼!
小怪兽表示人类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啊!摔!一脸生无可恋。

24


从小怪兽到大怪兽,还需要经历劫难的,那就是去和奥特曼打一架!自古以来就没有大怪兽赢过奥特曼的,这已经是既成的定律了,但是搞破坏的时间越久,破坏力越大,越能体现怪兽一族穷凶极恶的良好品质。所以,几乎所有的怪兽爸爸妈妈,都会在自己崽子将要成年之际,送往各个星系去搞破坏。比如,nino就以在地球破坏了三天三夜,最后只弄伤了脚趾,而成为兽爸兽妈间的谈资和众多小崽子羡慕嫉妒恨的邻居家怪兽。

“你…那三天三夜…不是在我家打游戏吗?”相叶雅纪回头看了一眼二宫和也,一拍手,“对了,说好一起买游戏碟的钱呢!”
“说好!去吃汉堡肉呢!”二宫和也冷漠地放下手里的扑克牌,睨他一眼,叹口气道:“唉,那天我可是等到了好晚…差点都赶不上回家的航班噢。大概差点就变成第一只怪兽缚地灵了吧…唉!”
“………小和!我错了!”
二宫和也刚摁下连杀键,就被人从侧面抱住,对方的气息熨热他的耳朵:“哦,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小和……”
“你怎么还不撒手!”
“…下次我不会忘记的!!!”
“哦,我知道了,相叶氏你先撒手!”还有下次?二宫·沉迷游戏·和也再次挣脱失败,也懒得去挑刺他,“我要摁不到按键了!!!”
“我不!”
相叶雅纪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冷漠的“game over”也随之而来。
怎么办…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啪!”

相叶雅纪日常被糊脸(1/1)

18

01


在二宫和也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呃好吧,当他还是个小怪兽的时候,他还是很热衷于打架的。毕竟那个时候什么都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电子游戏和汉堡肉也没有,一家五只大大小小的怪兽挤在一起,难免你踩我、我踩你一下,你打我、我揍你一下——对,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不打得半死不活,在怪兽们的意识里都只是日常的亲昵表现。
而且打得越凶、越频繁,越亲密。

故事听到这里,相叶雅纪表示:“这不是和那啥猴子一样吗??”说着挠了挠后脑,凑近二宫和也,“啪唧”就亲了一口,自然地解释道:“这是人类间表示亲昵方式!”

才想吐槽“你才是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的二宫和也,被这么猝不及防的一亲,顿时整个人都通红通红的,伸手“十分亲昵”地糊了相叶雅纪一脸:“太恶心了!!!”

1 1

我:今天我要更文!
基友:好!坐等!
几个小时后……
我:来不及了…我更不完…
基友:(智慧的凝视)我去补番

感觉我和基友之间的友谊要走到了尽头……
(;´༎ຶД༎ຶ`)我真的想好好更文的………哭着跪下

23

上一章:06



早上9:30。

对松本润来说,今天是一个难得不用早起的日子。放松地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肩部舒展运动,又倒回了床上,完全没有任何的起床想法。但是——当他随意关掉又一次响起的闹钟,作死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嗯…樱井翔。樱井翔?樱井!翔!?一脸懵逼的松本润猛地想起,自己好像真的…接过一个电话?糟糕。松本润努力回想之后,终于隐约记得自己睡得昏沉接起了一个电话。松本润的起床气在好友间尽人皆知,只是…樱井翔应该还不知道吧?

当时理智全体下线的松本润,接起电话忍不住就一个暴脾气过去:“谁?”

 “樱井翔……”

对方好像是这样说的,嗯,自己好像还毫不犹豫地骂了一句:“那个把我做的巧克力收下然后丢掉的樱井翔?”

“誒?”

“白痴!大混蛋樱井翔你打电话来干什么!”迷迷糊糊想起以前的事情就整个人爆炸的松本润,骂完还翻了个身“哼”了一声,半天没听到对面有声音正打算挂断,就听见樱井翔说:“松本君,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有误会。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误会你个大头鬼!

松本润挠着后脑勺认真地想了想:确实、好像是这样吐槽了一句就挂断了没错?不对,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来着?“啊!”糟糕!松本润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好像说的是——“那你等去吧!”

呀哟喂我这个磨人的起床气啊!松本捂着饿过头的胃,认真假装惆怅。算了,等等打个电话赔礼道歉吧,唉。这么想着他掀开被子,顺便把一头睡乱的头毛一把捋整齐了,才走到厨房倒一杯温开水。

“咕噜。”已经爽约了,那现在去做什么呢…醒都醒来了。他一边喝水,一边环视四周,最后锁定阳台的方向——先浇个水、剪个枝吧!做好安排后,随手往冰箱里拿了一个苹果,利落地去皮借着一口咬住,擦干净手才开始往水壶里加水。盯着水哗哗流进壶里,松本润心里冒出一个念头“爽约了…也好啦”,毕竟自己也确实没有想过到底要怎么面对樱井翔,但是也没来由的,他感觉到自己心里是有一点点奇怪的感觉,沉淀在大片大片的庆幸感底下。遗憾吗?真是没出息啊。

他双手撑在桌子上,抬手关掉水龙头,下意识叹了口气。

这次在酒会上的重逢真是吃白巧克力吃出满嘴苦味儿的意外。——樱井翔所在的公司在松本润所在的餐厅定了新年年会,更巧的是樱井翔正是这次新年年会的主要负责人员,还偏偏之前接洽的都是堂本主厨,被拉来帮忙的松本被喊出去的时候真的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想到这里,松本就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早知道那天就早点下班啦。但是,松本润自己也闹不明白,明明自己不是年会餐点的主要负责人,为什么那个时候一定要见负责甜点的厨师?

难道他记得以前的味道?因为这个猜测忍不住睁大了眼睛,讶异两秒后冷静下来,又咬一口苹果:“不对,那个时候根本还是门外汉,和现在做的味道根本不一样…不对不对,不是这个。”

“到底是因为什么啊!”他叼着被啃得坑坑洼洼的苹果,单手拎一壶水,满心叨叨“樱井翔真是…搞不懂”这样的碎碎念,才走到盆栽前打算浇水就无意中看到自家楼下好像站着一个人。谁啊?嘴巴里咀嚼的节奏放缓,他努力辨认着——嗯,有点像…樱井、翔?

誒?樱井翔?不会吧!松本润大惊之下险些松了提着水壶的手,着急忙慌地抱紧水壶,连水洒到身上了也来不及顾及就站起身来往阳台下张望:“喂!?”骗人的吧?怎么还会在等?!

地下站着的那个人似乎被冻得久了,缓慢地抬头看过来,顺带还搓了搓冻僵的双臂。眯起眼认真地瞅了瞅,才裂开了个笑容,整个人都跳起来、挥着手:“松本!松本君!早上好啊!松润!”

松本看着这人傻头傻脑的样子,挫败地挠了挠后脑,糟糕了……居然、还在。而樱井翔倒是完全没有主意自己等了很久这件事情,一边挥手,一边嚷嚷着:“你醒啦!外面好冷啊!快让我进去吧!”

“拜托了!”

看这个人站在自家楼下还完全有点不在状态的松本润,怔楞几秒后点了点头:“好、好的!”

 

经过了大概两个小时的苦等,终于踏足松本润家的地毯,樱井一边拖鞋,一边内心小树杈:“虽然耗时久了一点,但是…终于抵达松本家任务get!”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一分钟,就听见屋内传来松本润的声音:“樱井桑,拖鞋就在门口。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应该还没有吃饭吧?请在客厅等一下,我这边很快就好。”

“好的!”樱井翔穿着拖鞋步入屋内,“打扰了!……哇!”这还是樱井翔第一次去厨师家里,看着松本润屋子里有客厅二分之一大的开放式厨房,忍不住叫出声:“太棒了这个!”正准备说什么的松本被樱井翔一双发亮的仓鼠大眼睛,闪得差点咬了舌头,手下熟稔地挑起溏心荷包蛋翻了个个儿:“呃,樱井桑您先坐一会儿。”继而转身将另一个锅子热起来,把已经差不多的两个荷包蛋分装上盘,浇上酱汁在旁边,往樱井面前一搁:“请用。”

“超好吃!”一半的荷包蛋还在嘴里,樱井翔就忍不住喊出声来,微提起盘子指着上面的酱汁,“这个是什么酱!好好吃!”他兴奋地舔了一圈口腔,才发觉松本大厨只“嗯”了一声,好像并没有什么时间说话…好忙哦。樱井翔你不能这样吃白食!这样的念头怂恿着仓鼠先生二十多年以来第二次勇敢地、主动地走向了厨房这个圣地。虽然说第一次确实是被母上大人赶出去了没错,但是现在好歹也是快三十代的大人了嘛!成长什么的,肯定也会在厨艺上!抱着这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樱井先生走进了厨房,并拿起一把葱:“虽然我不…喜欢香菜,但是,松本君我帮你切菜吧!”

香菜?松本润被樱井翔的突然发言吓到,正在翻牛排的手险些被烫,回头看一眼才松了一口气:“樱井桑…那是葱。”听见对方呐呐地干笑两声,松本润无奈地勾起嘴角。料理苦手这一点倒是和当年传言里说的一样啊…切就切了反正都要用。松本润把切好的时蔬下到锅里,把握时机迅速地翻炒两下,正打算撒调料——等等!樱井翔你在干吗!原本只是偏头时视线随意地扫到,可偏偏让松本看到樱井翔小心地举着一把他平常用来切水果的尖刀,正在企图分尸一块上好的、他刚刚解冻的牛排。

“樱井翔!”

“啊!在!”猛地被人这么一喊,原本弓着背的樱井翔几乎是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人也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向松本润,“松润?”一双大眼睛受惊地瞪大,看得松本润几乎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可看到他手里那把刀和自己的那块牛排,又是被气得后槽牙疼。这是前辈、这是前辈、这是前辈……勉强缓和了一下口气:“樱井桑,不用了,我来就好。您先坐会儿吧。”

“就是切个肉,松润不用那么客气啦!”樱井翔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哪里是客气!松本润刚想开口就见他那刀子直直就往肉上去,赶忙熄火冲上去:“樱井翔!放下我的牛排!那个不是给你练刀工的!”

“喔…抱歉。”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樱井翔唯唯诺诺地放下刀,安安静静地正座回位置上。另一边的松本手脚麻利地将那一块死里逃生的牛排丢进平底锅,下锅铲的时候心里骂了一句:“都是你这一块肉的错!”而乖巧坐着的樱井翔只能看出他手下的力道好像带了几分怒气,心里越发有点不知所措:小舞…我把你主厨惹生气了,怎么办啊!仓鼠翔瑟瑟发抖状。

 

经过这一茬,两人的相处变得意外的尴尬。

樱井翔就算声音再提高个八度地夸赞牛排的肉质、口感和配菜味道,身边的松本润也只是淡淡的一句“谢谢夸奖”或者“喜欢就好”,再多就没有了。怎么办…好像把松润惹生气了。樱井先生现在很懊恼、非常懊恼,怎么就忘记小舞叮嘱的话呢!明明她有好好的说过“松本桑洁癖很严重的,你不要乱动人家东西啦”这样的话…太糟糕!怎么办!

“有…酒吗?”还是先喝一杯,缓和气氛?

樱井翔想来想去想出这么一个主意,不过才开口就听见松本润干咳了一声:“前面,不好意思……”樱井讶异地看向松本润,因为对方偏过脸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连忙放下手里的餐具,朝他摆手:“没有没有,是我先自作主张——呃,松本君不要生气才好。”

“真的。非常抱歉!”

还是觉得过意不去的松本润转过头来,瘪着嘴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直直地望进樱井翔的心里,让他突然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双眼。于是,樱井翔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松本君,我们是不是认识?”

“……”松本润转过头去摸另一边的纸巾。

“早上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些……”

“不,没有!樱井桑,您听错了。”用纸巾擦过手后,松本润又执起刀叉,打算继续用餐。

“不,我没有听错,我是出门了才打的电话……”我当时很清醒。

“我们没有认识过!”松本润放下刀,回头看樱井翔的时候还勾起了嘴角,“牛排冷了就不好吃了。今天不是还有事情要说吗?”

真的没有吗?明明就是…有事情的样子啊?樱井翔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嗯了一声,老神在在地插起一块牛肉送进嘴里——松本润这个名字,确实很熟悉啊?到底哪里见过……樱井翔这么想着就忍不住开始第N次偷瞄松本润:不可能啊,做菜这么好吃的人,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看来某些方面,樱井先生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哦。



下一章:08

滚去写存稿

8

久违的更文,本来想要写完再更,但是期间一度考试生病又生病。番外本来是打算好给我担的生贺,可是都在纸上写的差不多了也没来得及码上来(土下座 感觉自己超级咸鱼/(ㄒoㄒ)/~~

大概会从今天开始陆陆续续放上来,争取春节结束左右就完结吧(暴风雨哭


前文:05


|SJ/相二|猫拉面馆三两事·06

 

居然会在酒会上碰到…真是やばい。松本润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内心懊恼手下去浮沫的动作就顿了一下,歪着脑袋确认高汤的味道闻起来没有问题,才又再盖上锅盖。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这样内心碎碎念的松本,却没料到自己些微的失神被发现了。

“今天看起来有心事哦?”大野智摸出小碟,斟上酱汁,望向熬汤底的厨师先生。自从上次正式见面后,大野智似乎是结束了海钓的日子,现在成了店里的“常客”?不过…说起来这个人才是店主吧?没错吧?这个人这方面倒是没有什么自觉——每天忙碌在厨房、招待客人的依旧是松本·小天使·润,只是默默地包揽了开店和关店的工作。虽然确实好像也没做什么的,但是毕竟非正式员工润还是觉得有种得了正式营业执照一样的安定感?嘛,反正就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今天来的可是很能迷惑人心的小姐…润,可要小心呐。”大野托着脸颊、眯着眼睛假寐,背后看来倒是一副端坐的模样。松本“嗯”了一声,将焯好的腿中骨舀起,加上切好的猪脚一同下锅再熬。单手合在锅盖的帽尖,想起上一次见面,含糊间提到的“上辈子”的事情——果然还是很想问,上辈子的事情什么的…最近怎么老是遇到“以前”的人?这样想着心里嘀咕一句“要不下次去神社求个符好惹”,视线飘到大野那张憨实黝黑的脸又一把推翻前论——眼前这个人不久是神灵吗?

那还是算了,感觉神灵也不是很靠谱啊。

今天这次的拉面特地选了上好的猪脚和腿中骨,要先用清水焯水两次,再将焯过的腿中骨与猪脚一同熬汤。熬高汤确实是一项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只是要在反复练习中才能掌握不同食材混煮出来的高汤在味泽上些微有趣的变化,十分地考验厨师的耐性。掌心感受着渐渐变热的温度,松本右手提起静置清水里的网勺:“大野…先生,重新见到,嗯…以前的故人——比如我这样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掀开锅盖,带着浓厚香味的蒸汽腾地充满眼前,听到对方扬调懒懒“嗯”了一声后并无应答,松本心里又懊恼起来:果然还是问了很失礼的话,万一还让大野先生想起难过的事情……

“很麻烦呐…明明自己记得,可是对方不记得的话就会觉得更麻烦。”是啊是啊!松本内心狂点头,抬头看见正对面坐着的大野智——托腮望向自己的眼睛弯着,明明是个年龄不祥的小老头却毫无意识地鼓着脸,撅起嘴嘟囔道:“所以,一般都不会再去相认吧!万一被问了以前的事情,解释起来太麻烦了……还是钓鱼最好了!”说完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这个结论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猫拉面馆总是会吸引来的。”大野智低声说着抿了一口酒,抬头看见松本满头雾水的表情才“誒”了一声道,“润桑不知道吗?”又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相叶和二宫在做什么嘛”才解释说:“‘炉子’烧起来的工序还记得吧——把准备好的‘香囊’放入灰烬里,然后静候它燃起来就行了。但…‘香囊’里放的是什么,润桑知道么?”

“神息?”松本认真想了想常规动漫、神话里的设定,重新盖上锅子叉腰笃定地看着大野智。

“神息?”大野懵懵地重复一遍,得到松本肯定的回复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不是、不是那种东西啦哈哈哈哈!”他一笑整个猫拉面馆似乎也受感染一样,忽略那些震动的桌椅碗筷,还是能明显发现灯光也暖了一个八度。“喂!”松本下意识大惊出声,张皇之间压住晃动的锅子,忍不住朝对面那个笑得憨厚的男人睇过一个严肃的瞪视。简直像地震一样!

“抱歉、抱歉,咳咳!嗯!”单手握拳掩饰嘴角仍然不退的笑意,但好歹平静了情绪,朝松本挥了挥手,“是‘线’,是‘线’!”说着就从自己周遭引出一条荧蓝色的光线,悬空画了两个圈,再吹一口气让它消失:“就是这样子。”不要说得这么简单好吗?松本暗自摩挲指尖,听大野继续絮絮叨叨着:“‘香囊’里放到就是客人们预定时留下来的‘线’。‘线’这个东西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带着‘线主’的味道,萦绕在身边。人也有的,只是人没有具象化的能力,所以并不能看到。”

“所以,你懂了吗?炉子是靠这些东西来召唤客人的,就算是只是沾染在香囊外的气息也会有作用的,只是…会比较微弱。所以偶尔猫拉面馆总会来几个预约单外的客人。”大野智凭空唤来一只鱼,手脚熟练地将其悬空、去骨、切片,才用筷子撷取一块进嘴里,咬了几下才含糊道,“之前二宫就是用这个办法找到你的嘛。”

“把他自己的‘线’放进去?”松本熬制好的浓稠高汤过滤出来,再将蔬菜切成小条状,用纱布扎好放进高汤继续熬煮。

大野点点头,蘸了点芥末:“一般来说,‘线’只会吸引自己的主人,但是辅以灵力就能用以来吸引来‘线主’想要寻找的、与‘线主’有关的人……不过,人的话因为看不见‘线’,说不定什么时候缠上了,应该也不知道吧。”

“原来是这样。”松本将完全吸收蔬菜鲜味的汤底再次过滤一遍,放到一边静置。正把手下切成长方形的五花肉处理好,打算卷起捆紧,猛地想起:“可是我没有,来过这里啊?我是说…之前。”

大野智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周遭的温度骤降,喝完杯子里的酒,缓缓侧过身子,十指收进宽袖里道:“来了。”话音刚落,松本润就被猛地一冻,打了个哆嗦,手下默默将五花肉捆紧扎了个死结。待他正专心致志对付那一块五花肉时,大野智忽然开口:“人…比起妖怪和神灵来总是好对付的多,记忆力也差得多。”

未等松本应答,就听见有大雪扑簌簌的声音逼近,借着就是美人雪白的脸颊被宽大的帽檐遮去大半:“哎呀,大野先生,您在呀!”抬起头来却又是一双笑意未及眸子、黝黑的眼,涂了朱红甲油的指尖蹭过殷红的唇,漾开一个笑。

“是呐,最近东京可不太平呢——ふふふ!”大野智扬起眉,“前几日去狸猫那里坐了坐,也是听了好些故事。”

雪女“哦”了一声就与大野智同排坐下,并不曾搭理过松本,只左右顾盼道:“你家那两只鸟呢?前阵子可是常常能在东京都内嗅见他们那股子味道——”

“忙了这许久,自然是给他们放了个大假。”假作思忖的模样,复又笑出声,“现在不知道去哪里耍了。”

“哎哟,这可不好。”

“怎?”大野智斟了一杯酒,朝松本递了一个眼神。

“万一…不回来、或是回不来了呢……”雪女说着说着抬起袖子,半遮嘴角地笑起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毕竟近日——可是不太平。”

松本手脚麻利地烫熟拉面,将准备好的溏心蛋、鸣门卷、时蔬和肉片一同装盘,盛到雪女面前。许是刚出锅腾腾的热气对雪女来说已经算是超高温,碗才落着,雪女就惊慌失措地高高抬起手,用振袖挡脸,霎时室内的温度又骤降了几度。等她缓过神来正要暴怒,却盯着松本的眉眼,凉凉地瞥一眼大野智:“大野桑这里可真是藏龙卧虎啊,先不说那不见了踪影的两只凤凰…现在这、新来的小哥,却又是长着一副‘早年以媵人身份,最后只身夺城’的松本城主的眉眼,可不要又是哪里请来的帝王精魂。”

“这、可说不好啊!ふふふふ!”大野“刺溜刺溜”吃了一筷子面,含着一嘴巴浓厚的美味含含糊糊地应付,兀自笑得开心。倒是雪女迟疑地看了一眼面,眼神流转在大野智和松本之间,最后探究不个所以然,颇有些发泄地甩一把袖子,执起筷子嗦了一口汤汁。

 

前边还暗藏剑锋的两人,现在倒是就着刚出锅的炸鸡块,斟起酒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兴起。酒过三巡,就在松本润收起碗筷,准备到后厨看看有没有别的食材做下一份甜点时,雪女忽然半掩眉目,凑过去对大野智低声道:“看着这新来小哥的眉目,忽然让我想起个早逝的姐妹,说起来还是个风华绝代的‘红叶姬’呢!”

大野智点点头,眯着眼睛望向女人嬉笑后退的脸。

“那位媵人城主……”她戏谑地指了指松本,抿了一口酒,“据说我那姐妹,就正是还在他委身樱井府长子时,与其相识的。我原本以为呐,我那姐妹估摸只是贪图那人的美貌,才废了那百般功夫与其亲近。结果咧……”正是说到兴致处,雪女摇了摇头:“她是真的妄图一人一妖啊——可怜她为那人费心费力地谋划诸多,最后却是被那人斩于刀下。啧啧——!”她猛地睁开了眼,定定地望进松本的眼里,一只线长食指几乎要戳上他的脸来,只是最后还是敌不过酒力倒回座位上,虚晃酒杯道,“真是无情呵!”

松本一时莫名,却胸口涌起一番郁气。大野摇晃着身子,拍了拍他的肩:“润桑,你去看看我尽早钓的鱼还有吗?有的话再做一条来下酒吧。”说完转头,对雪女说:“这可是今日的最后一摊了,你还是快些回去,不然醉在半路可是没有人理你!”

由于大野背对着自己,松本也不清楚他是真怒了还是玩笑,只是依言去了后厨。只是提了两条鱼回来的时候,顺风漏进耳里几句——“你那‘红叶姬’姐妹…当初险些害得小翔丧命,最后还倒戈为大将出力,若不是……”一时间提着鱼的手收紧,他恍惚看到——在冰凉的青石板上他抱着一个人,那个人一身戎装,他摊开自己的手掌全是鲜血。他还想凑近那个人,看清楚对方的容颜,却在触碰的瞬间失去了意识。

“润…别走……”

他恍惚间听到有人这样说,声音虚弱又执着。

 

“啊,你终于醒啦!”大野智正在收拾碗碟,捏着几个盘子轻晃,让水滴尽快落进水槽里,“你再不醒,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啦,不知道现在还扛不扛的起这么大一个人啊!ふふふふ!”他把折起的袖子,一层一层解下来,把手往布上蹭了蹭,双手撑在桌子上看松本。

“不好意思!誒!客人已经回去了吗?刚刚我…好像……”松本刚想开口,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迟疑着停下来。这时候,大野智开口道:“你刚刚太累了,做完下酒菜就睡着了。”听见他这么说,松本先是有点局促地低头道歉,然后想了想,歪着头解释说:“大概是今天加上酒会,所以工作量有点超,人不自觉就疲惫了吧……”

可是,好像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啊?

是哪里呢?

总感觉…忘记了什么啊?

“是啦!太辛苦啦!”大野拍了拍他的肩,笑着说,“明天润桑还有约对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说完背着手才走几步,就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地折回来:“对了,nino很快就要回来了。”一张让松本刚开始可惜太过黝黑却又漂亮的脸,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


下一章:07

TBC


写在最后:

我担生日快乐!!qaq世界上最好的樱井先生,35岁生日快乐!虽然今年才变红,但是以后都会努力地应援下去qaq,别的不求,就想你35岁这一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忙忙忙休息休息!忙忙忙休息休息!希望我担一切都好好的qaq。以后36、37、38…岁的生日祝福,以后再说。好喜欢你!ARASHI最棒!樱井翔宝宝最棒!(๑•̀ㅂ•́)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