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汉堡包和小笼包>(02)


*首发晋江


[02]

 

   和温文立从KFC出来以后,我回公寓接着宅,他去公司上班。在他公司底下要分手的时候,我想起要问他“晚上能不能带东大街的小笼包给我吃”就扯住了他的手。他很少见我在分开的时候这样“缠绵”的小动作,有些讶异:“怎么了?”

   “你……”刚想直抒胸臆、开门见山,就记起这家伙每天到家以后还忙到那么晚,还是算了。我摇摇头,松了手:“没什么啦!就是想问你晚上回来要不要再吃点什么?”

可是,我忘记了这家伙和我认识后,就抬头不见低头见地生活了快一个月,恐怕我叹口气都知道我想吃的是西宋小学边上的糍粑粑,还是北川路巷子里的老字号扁肉。看他一脸高深莫测,我决定低头摆弄手上的手表。正思忖着等秒针走到九就找借口遁走,结果秒针晃晃悠悠地走到七的时候,我感觉下巴被人抬起,还没开口就觉得脸颊上贴上了软软的东西。——感觉有点像被棉花糖轻轻软软地蹭到。

呀——要死!以往他不是亲嘴唇就是亲额头,很少亲脸的。这么近距离还是突击,瞬间就让我大脑当机,满脑子里只剩下他眼角的泪痣从我眼前一晃而过的慢动作回放。等到脑子慢慢运转过来了,我觉得什么都不做太不像我的风格了。于是,我在他们公司的楼底下,捂着通红的脸,愣是反调戏了他们新任的市场部经理。亲完了,很有山大王气势地挑衅:“哼哼!姐也是你可以随便调戏的么!晚上回来就让你侍寝!”

说完了也不管他的反应,一脸“我自横刀向天去”地冲上了公交车,落荒而逃。慌不择路的结果是我坐错了车次,结果绕了大半个城市才买到东大街的小笼包,再绕了一段路才到了家。

也算得上是艰辛百般了,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捧了一根蜡烛。

 

晚上为了以防温文立这奸诈小人“挟机报复”而昨晚早早上床睡觉的我,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悠悠然爬起来,看见茶几上那一份特地给他热的小笼包,仍是原封不动地躺在那里,只是温度降成哇凉哇凉的。

这是他第一次彻夜不归。

是加班太晚在办公室睡着了?还是晚上他家有事回去了?一大串理由从我脑袋里滴溜溜逛了一圈,觉得心里那种酸酸的感觉缓和了很多。把小笼包送进微波炉里,我在等的时间里给他去了一个电话。

“温文立,你……”是说你昨晚怎么没回来?还是说你现在在哪里?虽然说是男女朋友,但是这种“类似某种调查”的事儿,我真是第一回。于是半晌儿也没冒出个下文,倒是他自己解释起来:“我今天要出差,所以昨晚回我家里收拾了一些东西。收拾得晚了,就没有回公寓怕吵醒你。”

“哦……”心里的那些小心思被他几句话啪嗒啪嗒统统拍回了肚子里,整个人都精神起来,“那要不要一起吃早饭?呃…不对午饭?”舔了舔嘴唇,我换只手接电话,腾出来的左手手心一片湿湿的。要不要这么紧张啊…真是没出息。

“不用。”我愣住,声音听起来感觉不太对啊…好像是生气了?我有些不知道怎么继续,只能愣愣地问他:“你是…生气了?”不对,我好像没惹你生气啊?

“没有…我是早上的飞机,现在已经在机场候机了。”

“哦……那你路上小心。”

“嗯。我要登机了,到了给你电话。”

“再见……”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想解释想道歉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如果女人的第六感这种东西真的准的话,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会像特级台风一样席卷而来。但是…我扭头看了一眼天朗气清的窗外,心里默默安慰自己: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他大概是昨晚收拾东西太晚了才心情不好的。

其实我知道,这是自欺欺人。

努力地吞了三个小笼包之后,我告诉自己:在他回来之前,我有三个砖头叠起来那么高的材料要翻译,什么事情都等到他回来再说。

就算要分手也是。

 

傍晚蠢蠢把我从书房里抓出来的时候,我还在纠结一个单词是直译还是意译好。这个时候满脑子都是字母在扑腾,肚子里也只剩下空气,可以说是我最容易爆脾气的时候。只是蠢蠢一开口就让我想要再躲回书房里,继续折磨我的胃折磨我的脑袋。

她说:“今天晚上的同学聚会你知道吧?班长开口了,要我不惜任何代价一定把你带到现场,不然她就杀到你家来。”

我看她认真的表情,开始思考怎么平安地逃过这三年一次的同学会。但是显然,蠢蠢早已经准备好了杀手锏,她说:“就算今天魏杰来了,你、也、别、想、逃!”

我一脸崩溃,抱住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可是,你有什么理由说不?”

“姜霓,你这样让温文立怎么办?如果你还放了一个魏杰在心里,那你打算把温文立放胃里吗?”

她毫不留情地戳开,我高中时期的最后一道伤口,上面层层的红痂被她一针一针的戳开,疼得我几乎胃病发作。这样的她让我想起拿到录取通知书,一起去买了几扎啤酒在她家喝得烂醉的晚上。两个人坐在她家铺了大理石的地板上,她也是这样毫不留情地戳破我分明是为情酗酒的事实,然后豪气冲天地灌下半瓶啤酒,保持几分清醒地看着我:“你的胃还要不要了?你的大学还要不要了?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以后我给你找!比他魏杰好上几百倍!”

那天晚上叫嚣着“找一个比他魏杰好上几百倍的男朋友”的我,现在确实找到了非常非常好温文立,好到我甚至觉得是不是走错了空间,穿越进了小言误打误撞成了小言女主。但是,我仍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我心里是放在心上的,还是放在胃里的。

我想,她是对的。我应该去见一见老同学了。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