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汉堡包和小笼包>(03)

*首发晋江



[03]

 

见老同学和见闺蜜、见好友是不同性质的,打个比方就是:你可以当着多年不见的老同学的面说好消息坏消息,但重点是要体现“士别三日尔当刮目相看”的核心目的;而见好朋友和见闺蜜则完全可以把进出高等会所的长裙、小西装塞进衣柜,穿着一件邋遢长T就可以和她们一起压马路、吃大排档、爆粗口,完完全全放松自己。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缺席各种同学会,却热衷于每一次的闺蜜私会的原因。

所以既然这次的同学会已经是A级行程了,那当然不可能只抱着“去蹭蹭饭聊聊天”的心情去面对各路七窍玲珑心的老同学。于是,在东府路的街边大排档里狠狠咬碎第五只闸蟹的细腿之后,我决定和蠢蠢去投靠一众闺蜜中最有时尚品味的阿鱼。

 

阿鱼,大名詹瑜,现任某知名时尚杂志的编辑。故而每天见惯了香车美人,走在时尚潮流前线的阿鱼,每次看到我们都会呼天抢地地感叹一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言论的不可信度。

但是阿鱼最热衷的就是——在每次聚会见缝插针地安利我们各种时尚知识,顺便在大搓一顿之后以“消食”之名带我们逛遍各大商场的服装配饰区。因此我们每次都会很有先见之明地备好一张信用卡和一个月工资以上的现金,就像今天一样。

同时每次和阿鱼逛街,我都会有一种走错时空回到三岁以上是岁以下的时光——妈妈在前面走走看看买买买,我在后面跟跟瞧瞧换换换。想一想都感慨万千。这次听说了我这个“万年交际绝缘体”居然要参加同学会,阿鱼二话不说就把我和蠢蠢塞进她的miniQQ里,一路绿灯地杀到了全市最有时尚气息女装区。

 

蠢蠢的衣服比较好挑,因为蠢蠢个子高挑人也显瘦。所以阿鱼在长裙柜扫了一轮之后,表示:“蠢蠢嘛,就不要穿得太成熟了,不然又呆又蠢萌的气质和衣服反差太大就不好了……”这句话说完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蠢蠢“心头中了一箭,几欲吐血”的心情。“嗯……还是这件短袖雪纺的比较好,袖子和腰带以牛仔蓝衬白色的雪纺看起来淑女也可爱。”阿鱼将那件长裙拎出来,塞进蠢蠢手里:“去换!”

每次阿鱼的话从十个字以上缩短到一到两个字的时候,就会不自觉有编辑的那种统筹全局的气势,所以蠢蠢就速度地抱着衣服窜进了更衣室。

 

因为不是购物的高峰时间,所以蠢蠢进去后诺大的品牌店里就只剩下我和阿鱼还有几个导购小姐和零散过客。而阿鱼开始挑衣服的时候就会进入一种忘我境界,基本上不会怎么理我。于是,我偷偷地打开了手机一边看网络上的美食介绍(……),一边乖顺地应付着阿鱼的碎碎念。

啊啊啊!好像东府路那边要开一家新的面馆诶!好像是小时候有吃过的那种超级超级好吃的线面诶!手指灵活地在屏幕上划拉,我盯着飞速闪过的美食图片有些心肝颤:呜呜呜跪求阿鱼这次不要把我的信用卡刷爆啊!请一定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吃一碗面吧!

 

正当我完全陷入“线面的迷之诱惑”中时,旁边忽然有人碰了碰我。

“小姐,可以让一下吗?”

诶…果然是最近胖了吗?我有些尴尬地往边上挪了挪:“啊啊,不好意思啊……”顺着一只细长的手往上看,才发现这个家伙好眼熟啊。唔,是谁呢?默默地扭过头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是还没等我想起来就听到对方不确定地开口:“姜霓?”

真的是认识的!

我兴奋地转过来观察他的脸,脑海中闪过另一张比较稚嫩的面孔,喜不自抑地指着他:“班长大人!对不对!肯定是你!”

“哈哈!”他一拍大腿,站起来:“我还以为你这个满脑子都是吃的学习委员,已经不记得我这张老脸喽!”班长仍是老样子,笑起来带了几分孩子气的直爽,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哎呀今天晚上的同学会,你这个家伙可不能再逃了呀!怎么着看在我这张老脸上也来走个场呗!”

还好今天晚上已经决定要去了,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推辞好了啊……这么想着,我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嘿嘿笑着:“成啊!之前都是碰上了事儿,今儿肯定是要去的啊!老班长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嘛——”朝他没脸没皮地胡扯着:“你看,这不是拉着朋友出来买衣服,就是为了晚上的同学会啦。不然穿着一件长T去,肯定会被你们嫌弃的啦!”

班长听我这么说,原本插在口袋里的左手也伸了出来,朝我摆了摆手:“怎么会!”我刚想顺着接话,就见他朝身后挤了挤眼,调侃道:“就算我不帮着你,魏杰肯定也会帮你撕了那帮家伙的烂嘴!”

猝不及防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后才“反击”:“才不会!你忘啦!以前在班上,哪一次不是那家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左边传来一声“嗯,自然”。循着声音抬头,魏杰将刚刚摘下来调整的眼镜戴上去,然后看向我。

    原本以为已经做好的心理准备,现在就像被戳破的气球除了那声“嘭”以外只剩下七七八八的碎片和空气。完全不知道手是怎么放的,脚又是怎么站的,满脑子乱成一锅粥——就像《海绵宝宝》里演的一样好像一大群小姜霓在抱着一堆资料闷头乱撞,只剩下一个“快点说话快点说话”的想法清晰的跳出来。

    我笑了:“怎么可能,以前你可是没少嫌弃我的呀!靠你?——还不如靠蠢蠢这个笨蛋呢!”温文立总说我看人的眼光还不如看菜的新鲜度。他说的是对的,因为我看着魏杰的眼睛,就和当初那个国中生一样一点长进也没有,除了漆黑的眸子里自己模糊的影子,什么都辨识不出来。

心里生出一股挫败的感觉,忽然之间很想念温文立拿手的小炒饭的味道。

 

“咦,今天晚上同学会是改地点了么……以前班上的中坚力量这么快就聚首了啊。”蠢蠢穿着阿鱼挑的衣服,看我们三个站在休息沙发边上发愣,不明所以挽住我的手臂打趣道,“你快瞧瞧成不成?阿鱼人呢?”她退几步,转了个圈后朝衣服堆的方向张望。

她倒是提醒我了。

“诶你们怎么在这儿啊?陪女朋友?”自左手将包包搁到右肩上,“怎么人呢?快带出来给老同学看看呀!”说完,以一双写满“我很好奇我在八卦”的眼在他俩之前来回流转。这俩不会真的是搞基去了吧?

兴许是被我八卦的眼神看得有点毛毛的,班长蹭了蹭额角,无奈道:“是啊,今天就是陪……”正说着就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于是我们的注意点纷纷转移。咦这是……?心里正疑惑,就听见班长跑上前,围着美女溜了一圈,一边故作认真的摸摸下巴,一边“啧啧”道:“哎呀真是太好看啦~!看来我家姑娘今晚是要惊艳全场啊。”

美女闻言忍不住笑了,但还是伸手锤了班长一下,认真地说:“又胡扯!……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够好……”说着低头看了看裙摆,微微皱了眉头。但似乎又找不出什么瑕疵,有些挫败地问班长:“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我在更衣室都听见你的笑声了。”

“哦,是……”班长恍然,一拍手,将美女拉到我和蠢蠢的跟前,“这是我以前的初中同学。这是班上的宣传委员,李椿椿同学!这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姜霓同学!”介绍完我和蠢蠢,班长揽住身边的姑娘,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嘿嘿,这就是我家那口子啦!和我们算是校友,江鑫晓同学!”

江鑫晓听见什么“我家那口子”的时候有些羞涩,伸手扭了班长腰间的肉,看他呲牙裂嘴地喊疼了才朝我们露出一个笑脸:“我叫江鑫晓,现在还是大三学生,学姐好!”我和蠢蠢看着也开心,就摆手表示叫名字就好,学姐什么的就算了。

 

就在我们三个姑娘从衣服聊到吃食,从吃食聊到就业聊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听见远处传来阿鱼的怒吼:“姜霓、李蠢蠢你们俩给我速度地过来!”我和蠢蠢深深感到脊背一凉,朝鑫晓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赶紧地留了联系方式就准备说再见了。

和班长还有美人鑫晓说了再见后,我才发现魏杰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我们这个方向。我向来猜不透他的心思,现在也再没有了初中时的兴趣,只能有些尴尬地朝他伸出手:“握个手吧,晚上再见了。”

他伸手握住。

他的手是温热的,手心也没有汗。握完就松开了,我朝他们挥了挥手就拉着蠢蠢走开。一转头的时候,头顶上大灯的光有些明亮得晃了我的眼,我有些晕眩地靠着蠢蠢。

 

“你还好吗?”蠢蠢拉住更衣间的门把,手上抱着几件接下来要试的衣服,她认真地看我,“还会感觉像以前那样小鹿乱撞吗?”她总是不给我逃避的机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和班长他们聊天的时候,手心都是凉的。”

闭了闭眼,认真地想了想:“大概是和苦瓜煲一样吧。以前听爷爷说的时候,就会特别想吃,感觉味道超级棒。其实最后吃起来还是苦的,还是苦瓜的味道,没有什么超出这个以外的味道。”抬头看了下天花板:“至少应该是没有像以前那么喜欢了,只是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吧……可能是这样的吧?”

然后她松了手,我关上门。

门从眼前晃过的一瞬间,突然记起以前初中时的第一次握手——那也算是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魏杰是很正直的人,在读书的时候从来都没见他动什么其他的心思。那次是因为我们俩都考差了,然后就像找同盟一样,以握手来激励彼此。那个时候他的手也是像今天一样的,传递给我一种“这个人很可靠”的感觉。大概是第一次接收到这种异性信息,当时自己的心跳忽然“咚”的一声特别响。

但是现在……就和我对蠢蠢说的一样,大概还吃不准自己到底是不是把他还放在心里了,只是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手足无措的惊慌感。唉,果断还是回去多吃点东西补补脑子比较好。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