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汉堡包和小笼包>(04)

*首发晋江



[04]

 

晚上十点整。

魏杰坐在驾驶座上,后座上的人已经离开了,空气里残留着一些酒味混杂着小车里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今天晚上的聚会算是姜霓初中毕业后第一次亮相。魏杰不否认在酒店里看到姜霓的时候确实有一两分的惊艳,可是他更相信在商场里的那个人才是姜霓。如果有人天生不适合淑女装扮的话,那大概就是姜霓了吧

她是无法被衣服束缚住的存在。那种穿着淑女装扮和男同学拼酒的事情,大概也只有她会做得出来。

他顺着一楼接一楼亮起来的楼道灯,大概认得出她家的位置。很快黑色的房子里透出光来,隐约看见李椿椿扶着她跌倒在沙发上,两个醉汉摔作一团。

晚上十点十五分,房间里的灯灭了。

 

晚上十点十五分,在高三生面前根本是继续努力的时间,上床睡觉这种逍遥事早就在高二时就被封存禁启。可是对于已经顺利结束考试的魏杰而言,在这个已经可以放松的晚上他有些不知所措,无论是看电视还是上网提起来都是兴致缺缺。

早上回到学校里参加毕业典礼,他有看见姜霓——那家伙穿着校服,站在门后面看到自己之后表情有些呆呆的,很快反应过来眨着一双大眼睛,往后退了一步。看起来有点像看到天敌的小熊,不论是动作还是表情都笨笨的。

想笑,但是没有,努力保持脸上的一派淡定。

其实有猜到一些,比如:姜霓喜欢自己。这个时间不对,他想不论是自己还是她都不适合在这个时间段,有任何的分心,尤其是这家伙完全不是那种不认真就能“成绩day day up”的学霸。所以他想,自己大概是多心了。

可是在毕业典礼的这一天晚上,忽然记起那家伙的举止,他想:她大概是放弃了吧?魏杰是正宗的理科男生,没有文科男生的那种细腻,完全是直来直去的“糙汉子”。他能依照姜霓的“怪异”表现分析出这家伙的想法,已经是超出平常“不把时间放在发呆上”的生活定律。只是这家伙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同样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对这个人怀有怎样的心情。

如果一定要说印象的话,那么初中时魏杰的一句“同学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姜霓的头发整齐过”大概是唯一可以入围的选项。但是除了这一点呢?对这个好像喜欢自己,又同学这么多年的人,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的?

 

这个问题一直到陆珊珊出现,才有了突破口。

陆珊珊的追求让魏杰很头疼。魏杰自认不是貌比潘安的类型,尤其是左脸上一道伤痕打碎了他可能成为美少年的未来。准确来说,那道伤痕并不长,大约只有食指的一节指节那么长,只是因为缝了针的关系那个伤口显得特别明显而且丑陋。所以在不少男生暗恋的陆珊珊面前,魏杰觉得很莫名其妙。

陆珊珊其实也并不是容貌尤其出众的人,只是性格十分讨喜。而且五官不算出众,却也足够清秀可人。这样的人为什么偏偏认定自己?魏杰觉得很困惑。作为广大“不懂情趣”的理科男其中一枚,魏杰很直接地在陆珊珊妹子第三次表白的时候,有些忍受不了地问她:“为什么是我?”

陆珊珊听到这句话也是明显一愣,然后笑逐颜开:“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帮我抬了一罐开水吗?可能你会说这种事情别人也可以做,但是刚刚好是你,刚刚好那个时候,换一个人做同一件事情可能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因为这个人刚刚好是你,然后我刚刚好喜欢你。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魏杰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说:“感性生物的思维真是无法理解。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抱歉。”陆珊珊的脸上明显地写着“我很受伤”。他以为她会哭出来,插在裤袋里的手心有些冒汗,刚想开口说“我还有事”借机离开,就听见她笑着说:“没关系,这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总有一次你会比现在更温柔一点拒绝我。”

魏杰无法理解女生的思维,既然一定是失败的结果,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游戏重来?只是陆珊珊略带苦涩的笑容,让他想起姜霓无奈的样子。也是一样的,有些无助,有些勉强,但还是很努力地让自己尽可能地看起来开心。

就像每一次被他嫌弃“身高太矮”“没头没脑”“走路不看路”的时候,她都会先胡乱炸毛一番,然后冷静下来就带着那种“我不开心”的笑容,完全没有威胁力地“哼哼”两声,然后逃开。

 

他忽然领悟,自己无法搞懂的另一个原因是姜霓,是姜霓已经在当时做好了选择——她选择退出把所有超出同学关系的情感统统归零。所以那天才会选择后退,所以那天之前才会选择见若不见。

这个结果,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所以他选择沉默,把这一切曾经发生过却无人知晓的事埋进时间里,放弃一切的最终解释权。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