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给你的回信>|龙崎樱乃的场合|[00]

环岛游

文/八月垸


[00]

    

越前樱乃从小到大都是备受夸奖的,虽然不是那种天天奖学金、奖状证书之类往家里搬的学霸,但总归是懂事乖巧、让人不操心、积极向上正能量满满的的好姑娘。可是这一刻,越前樱乃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卑鄙,站在柱子后面小心谨慎地看着越前青野的方向——她看着他一个小小的身子缩在座位上或是被路人遮个严实,或是只留下半个绿脑袋露在外面。

如果把这个念头,当成别人的故事讲给几个月前、甚至几天前的越前樱乃听,她甚至会因为这个故事哭出来也说不定。说着“怎么可以这样,小孩子是无辜的啊”这样子的话,才是越前樱乃会做出来的事。

可是…“明知故犯”这个词语,就像是为了这一刻存在的般。

越前樱乃蹲在飞机场的拐角,整个人缩成一团压抑地哭着。偌大飞机场的噪音她全都听不见,只有胸口那一阵钝痛疼得她几乎喘不上气来。时间被稀释,她听见奶奶的声音、朋香的声音、越前龙马的声音…还有越前青野的——她听见他在哭,哭着喊“妈妈”。那一声“妈妈”就像是一盆冷水,突然间将她冷醒。

几乎是从地上跳起来,勉强克服晕眩后慌不择路地跑向越前青野的方向。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用尽全力地跑过了,心里安慰自己说“没事的,青野难怪不会有事的”,脑子里却不断闪现“自己哄骗他留在原地,然后走开”的记忆片段。反复几次,她甚至隐约看见一个男人在自己离开后,蹲下来对青野说话。

天哪!她几乎不敢想下去,闭上眼用力地跑。

因为体力透支,她最后还是气喘吁吁地停下,撑着膝盖一边擦汗一边张望青野的位置。千万、千万不要有事啊…青野!她慌乱地扫视候机厅,在发现青野的时候,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缓缓地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却发现一个陌生人正在走向青野,心霎时又被攥得紧紧的,她强撑着一口气迅速跑向青野,蹲下:“青…青野,抱歉啊……”

越前青野放下手里的魔方,怔怔地看着她,伸手帮她抹掉额角的汗:“妈妈流了好多汗。”

越前樱乃不好意思地笑了,从口袋里摸出手绢,刚抬手就听见青野说出“我不会丢的,妈妈不要怕”这样的话,动作应声一怔,最后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擦完了汗,轻轻地“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她张了张口刚想说点什么,就感觉有人拍自己的肩,听见那句“喂”的时候一阵疼痛感从小腹蚕食鲸吞地咬住她所有的神经。还没来得及她做出反应,整个人就失去知觉了。


“医生,她怎么样了?”

“……已经有两个月了…下次要注意……”

“…哦,那医生……”

影影约约地听见有人低声说话,越前樱乃试图抬了抬眼皮,勉强睁开只能看见一片模糊。

“啊!你醒了?”

一团深灰色的不明物体打破了一片纯白的模糊。越前樱乃眨了眨眼,只能依稀分辨出她似乎是在说话,裸色的模糊扭曲的频率很快。疲惫地闭上眼,她想:那人在说什么呢?只是似乎一合上眼,她的意识就明显疲惫不堪、再次不受控制地陷入一片混沌。

“我叫石垣纪代美……”

这是龙崎再次昏迷前唯一听清的一句话。

石垣纪代美……是谁呢?她迷迷糊糊地想着。


评论 ( 5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