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给你的回信>|环岛游|龙崎樱乃的场合|第一章未完

[01]


在这座北海道的小城里,有一家刨冰做得最好的刨冰店,叫石的海之家。店主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夫妇,丈夫擅长刨冰,妻子擅长做果酱之类。家中的女儿长得有几分大和抚子的味道,从初中起就石的海之家就常常有学校的男孩子成群结队地来光顾。美好的童话故事,一直到那一年夏天BE了。

从梦中醒来,发现窗户没有关紧,海风咸涩的味道黏黏腻腻地漫上脖颈。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到这里,但是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海水、海风、蓝天、海鸥颜色、声音、味道都是和小时候一样的。突然有一点理解,今年刚上台的政府决定大力发展本地旅游业的政策了。(笑~)

我叫石垣纪代美,毕业于东京制果学校,现今待业家中。不过因为父母早逝,倒也并不愁吃穿,基本一个人吃饱全家无忧。现在回到老家来,也并不是说要走上“为大日本帝国、为家乡奉献”的光辉道路,而是单纯想找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研究食材。想来想去还是来了北海道,这边的海鲜食材还是不用说,交通的话也还算方便…而且也算是为了父亲吧。

但是…带回来两个半食客,这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说起来那时候想着,趁室友们都因毕业而一夜宿醉未醒的时候出门可以避免再次面临伤感的分别,毕竟像我这样伤心又哭不出来的人这种情景真的超麻烦的。所以就提早出了门,大概是比预定的时间要早了快三个小时,结果我一进飞机场就后悔了——一个人在飞机场呆两个多小时真的是超·无·聊的好吗!

所以就翻了画本出来,开始画速描——虽然我读的是西式餐点,但小的时候就专门修过美术,一直到现在素描的功底还是在的。现在即便不以此为业,可拿出来打发时间也还是蛮有意思的。其实在飞机场画素描是很考手速和基本功的,因为大多人都是行色匆匆,而且也不如在熟人面前表情那么自然——好一点的会有细微的表情变化,糟一点的就真的是面无表情啊。

在我碰见龙崎樱乃母子俩的时候,还在画一个因为语言不通而和工作人员争执起来的外国老太。说外国人的五官深邃真的是没有错的,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流畅的肌肉曲线…看到好看的人,下手自然也速度起来。(虽然这个时候,老太太一脸恼怒,但还是蛮活色生香的,想来年轻时应该也是美人一个。)“不…这里不对……”下笔前察觉上一笔的肌肉弧度过大,我喃喃着翻找橡皮,思忖着瞟了一眼老太的侧颜:“应该要更柔和一点。”这么想着,手下渐渐能流畅地画出一条浅弧…想到这幅素描完成后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点兴奋,整个人都趴在画板上。

“抱歉…女士,这位先生是让您到候机厅稍等一会儿,他会为您处理好后续的。”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抱歉”两个字里就半掺歉意、半掺羞怯的甜糯感,让人很容易对她产生信任感。如果这个女人是幼儿园老师的话,我想不会有人怀疑她不合适。忍不住抬头看向她——是意料之中的娴雅温柔的长相,五官并不精致,却十分柔和,睫毛长长的、卷起的弧度也似乎带上了十分的温柔。自然地从头到脚观察这个人,发现她手里牵着一个男孩——我想,如果这个女人是个母亲,大概也没有人会怀疑她对孩子的疼爱程度。

女人的英语似乎很好,和外国老太交流了几句之后,气氛瞬间缓和许多——外国老太眼里的怒火也渐渐平息下去,闪着一星半点的惊喜。站在一边的服务人员,一边擦汗,一边赔着笑脸。之后这件事就跟飞机场每一天会发生无数的危机事件一样,被妥善地解决了,然后飞机场仍旧是跟之前一样人流不断、行色匆匆、喧闹嘈杂。

只是没想到,女人之后牵着小孩坐在了我的对面。因着女人气质明显盖过长相的特点,当她坐在我对面的时候,我简直都要兴奋地喊出来了!当然表面上我还是不动声色地埋着头,只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会留意她的表情。

<明天可能会大修,发出来只是当做给自己打个卡>

评论 ( 1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