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完今天也很想日更

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杂感·FIRST第二批志愿者进行时|鲜衣怒马少年时|

鲜衣怒马少年时

文/何大禾

 

今天早上在被窝里浪费青春的时候,朋友吴在微信上发了一条语音,他说:“如果这次没有过,那明年我应该还会再报一次。”

 

我和朋友吴、余三个人在15年年末的时候,报名了FIRST青年电影节的志愿者招募。我知道我应该不是一个异类,所以应该会有小伙伴能够理解仅仅凭着一份憧憬而兴起想要做一件事的心情——事实是,我只知道这是一个青年电影节,哦然后他在招募志愿者。就像是今天想吃香酥鸡腿堡,出门刚好路过麦当劳,哦也刚好鸡腿堡打折。——简直是想要睡觉了来枕头一样的幸运。

但是在此之前,我是从未动过念头去做志愿者,起因其实是吴和余这两个浪子。

 

大抵是个文艺青年都会有以下几个梦想:出本书、开个咖啡店、去一趟拉萨。吴不算是文青,至少看起来更像是…嗯那种搞科研的技术人员。(→_→对他就是闷骚。)一个广州娃,喜欢篮球、喜欢新闻、低音炮,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总是突然就闷起来了,开心的时候也是闷闷地开心。每次去KTV都被我们一群粤语歌脑残粉逼得不能好好说普通话。

余则是纯正的文青,个子不高、身形偏瘦,长裙薄衫一路走来似是能牵起清风丝缕。这样的女孩子,偏偏装这一颗女强人的心。从进了大学开始就开始各种操办自己的事业,从在广播站写稿录音,到社团里独当一面,再到筹资铺开自己的事业,一路远远地看她忙得不亦乐乎。

但我们三人之中,我和吴是一个部门的,会更熟稔一些。但,准确来说在15年9月之前对他的印象除了低音炮和闷骚,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大概都是闷声作大事吧?这浪仙在假期的时候闷不做声地跑去了西藏,从四川一路骑行,溜到不行惊掉了我们一群人的眼睛。前几个月还拿着28届亚洲篮球竞标赛的优秀志愿者在我面前显摆,啧啧,不得不说他还真是戳到我了。反正当时他眼睛里的光亮得特么让我想关电闸,别问为啥,小爷我就是羡慕嫉妒恨怎么地~

 

在进入大学之前,我一直在想大概我的青春期已经过去了。

鲜衣怒马少年时,怎奈前程各自顾。在那个为了一所大学、一个虚晃晃的前程而努力的高中时间里,大部分人最大的享受是周末约上几个朋友在超人家族K书,最大的秘密就是今天又发现了哪个和哪个的地下恋情,最大的烦恼就是周末的作业还没做完。

那个时候,能偷会儿闲坐在科技楼底下看一本小说、散文都感觉是一种罪孽——毕竟说不准身边的学霸已经刷完了两套题了呢?而在那个时间里的我,周六晚上会偷偷打开电视跟小学五年级的小屁儿一样看快乐家族,然后在爷爷回来之前迅速伪装好“犯罪现场”“之乎者也”读书声朗朗而起。周日跑到学校里自习,占一个空荡荡的教室,默默地告诉自己刷完一套题就发一会儿呆,然后做完三道题就忍不住盯着窗外飘着的叶子出神。——简直对不起人民大众,我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可是当大家问起西藏骑行的趣事时,吴皱着眉头说:“没有啦,那个时候只是死要面子才没有回来……”他一下子让我想起了“鲜衣怒马少年时”,大概鲜衣怒马少年时不是说衣着鲜丽举止放浪,而是浪荡不羁看天下,扬手鞭起纵马行,大概是他和余身上那种不知未来却偏执一气的光深深地吸引了我。

他们让我也有一种想要掀开被子让自己在太阳底下好好晒晒的冲动。

 

所以那一天——

余:我发现了一个活动在招募志愿者诶!来不来!

我:来来来来来!~

对所以…其实我来FIRST并不是因为它的高大上、真善美,仅仅只是因为你们需要“志愿者”,而我恰好有一颗迫切想要见证的心。

 

最近FIRST第十届青年电影节的招募进入到第二批阶段。(吴因为考试的关系,推迟到了第二批。)

那天晚上八点之前,我看着群里一条条消息,也跟着其他第一批的小伙伴们帮着组长们发提示。想起自己刚进去的时候就被群里的长条影评吓到了,哈哈,简直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慌张无措。是的,里面的小伙伴都很有才华、有能力,他们之中也不乏有专业生,他们大概可以用“电影人后备军”来形容。而我,只是一只被花香吸引过来的蜜蜂,我在静静地看、静静地学。学摄影的说起自己摄影构图的比例,学电影的说起这一年几乎都在看电影。在这里我们甚至不知对方底细,却聊得风生水起,围绕的话题自电影而起却不终止于电影。

早上和吴聊天的过程中,我们都觉得自己看得电影太少,几乎完全没有什么胜算。但是话音刚落,他又发来一条语音,似是和自己打了个约定——如果这次没有过,那么明年我还要试试。语气平淡得就跟他说明天早上下雨一样,却带着一点点…执拗。这让我想起面试的时候,我和雪SAMA闲聊,她提起去年也有没能到现场的小伙伴最后作为嘉宾去了现场。那个时候我沉默了,我在想我会去吗?

——那个时候的我刚刚接触FIRST、刚刚接触这一群可爱而执着的人,作为一个几乎没有什么执念的我,下意识就选择放弃:“那我大概没有办法来了……”

我在视频这边对雪SAMA歉意地笑。

心里在小小声地说:“胆小鬼,你又要落跑啦!”

 

对啊,我其实是那种长这么大都没怎么任性过的孩子,大概如果没有志愿者这样的执念,是不会离开自己的方寸之间。可是吴的执拗让我想起他的西藏和他的篮球,心里忍不住艳羡地喟叹——有这样执念力的人真好啊。

撑得过夜的寂寞和日的纷繁。

现在,我仍然没有那个勇气和执念,如果这次失败,这个16年的夏天要去一次西宁做小伙伴们的观众。但是我已经不能够轻易地安慰自己:“无妨,相见是缘,不见是份。”为了成为FIRSTer走来的这一段日子,我认识的人、遇见的电影、找回的自己,都让自己渐渐对FIRST有了更深的向往——大概因为遇见的都很好,所以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这样好。永远感谢FIRST让我有了跑电影院的习惯,感谢这个习惯让我看到了《老炮儿》和《师父》,让我看到寒冬冰面上六爷举刀的悲壮和铁轨边上师娘凌厉的一句“我男人犯下的事儿,我扛着”,让我看见方寸之外的光怪陆离和畅快淋漓。

 

鲜衣怒马少年时,现在我想不论未来地努力一次。

愿这一份执拗送给所有的FIRST志愿者们和志愿者预备役们,希望鲜衣怒马少年时,不曾少过你身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