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完今天也很想日更

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双人连载|一百平米的日常(09) |CP:月莲

楼衾:

《一百平米的日常》


文/楼衾×何大禾




[ 09 酒后吐真言 ]




希尔杜郁闷,希尔杜有点郁闷,希尔杜十分郁闷。




自从两个月前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同居的室友,并且在一次不走肾但稍微走心的告白然后被对方十分不走肾也不走心地拒绝了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转变一下战略方式,猛然进攻不合适,温水煮青蛙才符合新发展要求。




于是周末或是节假日时间里,希尔杜不是带着莲音出门吃吃吃,就是在吃完饭之后拉着她貌似不经意的、很偶然的、一看就不是故意的路过了人家电影院,然后慢慢哄骗:“来都来了,那不如就看一场吧,现在回去多早啊。”




一次两次毫不知情的莲音兴高采烈地捧场:“对对对!”




浑然不知她是那只在温水里煮着还觉得自己是在泡温泉的青蛙。




但次数多了之后的某天,莲音坐在某环境清幽的饭店雅间里,等着服务员上菜的时间随口问了一句:“希尔杜你是不是想追我啊,每次出来吃饭都请我看电影。”




希尔杜惊了一下,脑内不断转换着:“夭寿啦我的室友终于开窍啦”、“布莱德果然没骗我微博锦鲤果然有用”、“听说节假日鲜花电影和告白更配哦”之类的毫无营养的话。




但他仍是那个在面上让人挑不出错来的贵公子,闻言他只是微微一笑:“对啊,我追了你两个月,你都没感觉吗?”




这回惊的人换成了莲音,她愣了好久才摆手想要糊弄过去:“哈哈哈不是吧,我开玩笑的诶,希尔杜你当真了哦?”




气氛有些尴尬。




希尔杜就知道这家伙没有这么机灵,上次被拒绝的告白在多次的观察和试探之后,他才发现并不是莲音不喜欢他,而是她一心只扑在了新游戏上,压根就没听清楚他当时说了什么话,气得希尔杜得知真相的当天差点把游戏光碟全送给隔壁家刚上高一的小男生。




“……希尔杜你没事吧?”莲音心惊胆战地看着希尔杜,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仿佛能够听见希尔杜在磨牙的声音。




希尔杜皮笑肉不笑,眼神凌厉,后牙槽几乎磨碎:“没事,咱俩吃晚饭再去看电影沟、通、感、情、啊。”




这之后两人又“相安无事”的过了半个月,日子还是同往常一样,或许有些不同,但都被两个人选择性的遗忘了,总之希尔杜仍旧是以温水煮青蛙为主,以出其不意为辅,不断调整攻略方式,而莲音仍然安心当着那只青蛙。




碰巧赶上了年底,莲音的新书即将完稿出版,每天都被编辑抓着吊打,忙得不可开交。而希尔杜的公司也到了年度工作总结的时段,两人这段时间倒是没有了出门吃饭看电影的闲心,要么自己简单做些吃食,要么直接外卖一了百了,然后一人一台笔记本就坐在客厅的厚羊毛地毯上开始工作。




等到一切工作都差不多结束时,已经是十二月了。




莲音刚从码字的深渊里爬上来,坐在餐厅里一边走神一边捞着碗里的鸡丝面,希尔杜见状皱眉拍了一下她的手:“好好吃面。”




话刚说完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希尔杜看了一眼划开屏幕接听:“怎么了?”




莲音坐在一旁开始安静地吃早餐,忽然被希尔杜拍了一下,抬头见他的手机仍然保持通话状态,疑问的眼神看向他,听他问道:“大学有个学弟回国了,想到我们家里开个聚会,你方便吗?”




莲音点头:“方便啊,很多人吗?要不要我一会儿去超市买些东西,我们这几天都在赶工作,冰箱快要空了哦。”




希尔杜在电话里说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转头道:“就几个人,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买,这群家伙每次聚餐都跟被他家里的老妈饿了三顿似的,得买多些,你一个人提不回来。”




莲音以为希尔杜只是在开玩笑,尤其是在看到他往后车厢塞进四个大超市袋的时候,然而到了晚上那群传说中“被家里的老妈饿了三天”朋友们出现在家里的饭桌上时,她才真正认识到希尔杜哥哥的真知灼见。




从国外回来的希尔杜的学弟叫提奥,低了希尔杜两届,大一报到时学校宿舍分配出了点差错,把他分到了希尔杜那个宿舍去,两人刚好又是同系的直系师兄弟,好单纯好不做作的提奥在见识过希尔杜师兄高贵冷艳的风采以及横扫千军的知识水平之后,一心抱着希尔杜的大腿喊:“师哥,你是我亲师哥,我就跟你混了。”




来家里的名为聚会实为蹭饭的除了归国的提奥,还有大学住在同一个宿舍的编辑大大布莱德,以及明明读的是建筑系却不知道为何被扔到这个宿舍来的建筑师奥拉。




三个人下午五点进了希尔杜家的门,其中两个在看见莲音穿着毛茸茸的兔子拖鞋跑来跑去给希尔杜打下手的场景惊得下巴差点和整张脸说分手,唯有见多识广的布莱德大大站在客厅里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显得十分宠辱不惊云淡风轻。




“这、这是怎么回事!师哥你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提奥毫无预警地沉浸在“自家师哥结婚了可是我却不知道我太不关心师哥了”的悲伤氛围中。




而奥拉则一脸的生无可恋:“结婚,必须结婚,连希尔杜都已经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我却连阿鲁蒂莎都还没追到,结婚,必须结婚。”




莲音走到客厅,给站在玄关处呆若木鸡的两人倒了杯热茶放在桌上,又走到鞋柜拿出两双拖鞋放在地上,看了看两人的脸色,犹豫问道:“……你们没事吧?先换双鞋子然后进来坐啊。”




提奥率先回神,发现师哥的老婆居然给自己拿拖鞋了,卧槽感觉自己好有面子,一开口激动得不能自已:“嫂、嫂子好!”




布莱德沉默地捂住脸。




奥拉沉默地捂住脸。




太丢脸了。




莲音站在提奥面前表示这就十分尴尬了。




希尔杜把腌制的鸡翅放好,一边暗爽一边走出厨房,义正言辞地表示:“这是我的室友莲音,目前不是嫂子。”当然你叫我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啦。




提奥看看师哥,再看看嫂子,聪明的脑瓜子稍微一转这才知道自己把人叫早了,挠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误会了。”但是师哥说了目前不是!所以我也没叫错啊!那叫未来嫂子也是一样的嘛!




奥拉在一旁当了三分钟的空气,这时才开口:“莲音你好,我们是希尔杜大学时的舍友,除了提奥小了两届以外,我们三个都是一届的。”




莲音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再加上提奥直来直去的性格和奥拉彬彬有礼的说话方式,她只会感受到对方在这里蹭蹭蹭上升的好感度。希尔杜适时叫上两人赶紧到客厅坐着,莲音客气了两句后就回了房间继续处理新书的事情。




两个如同刚进城的村里帅小伙看着莲音的背影被房门关在了房间之后,立马转向希尔杜:“坦白交代,你是不是背着我们上庙里求姻缘了?”




求姻缘的希尔杜:“……”




提奥:“师哥,你上哪找的老婆啊?”




希尔杜抚摸提奥狗头:“找室友给找来的。”




奥拉:“看着挺乖啊。”




希尔杜微笑:“是挺乖的,就是家务不太行。”




奥拉还以迷之微笑:“但我看你做家务做得还不错啊,乐在其中,别装矜持。”




希尔杜赞同地点头。




布莱德却致力于插两刀事业:“可是人家莲音不知道啊!人家到现在都还没有把你当男朋友的心思呢!别骄傲!低调点儿!”




闻言希尔杜丢给他一个眼刀。




“不知道就让她知道嘛!”提奥豪气冲天,把茶杯一放,斗志昂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最容易出感情了!”




其余三人集体看向他。




提奥:“酒是好东西啊,酒后吐真言啊!”




于是密谋酒后吐真言的四个人,在晚饭前热火朝天的准备着他们的大事业,大有不把嫂子追到手决不罢休的势头,待莲音出现在餐厅时,桌上那惹眼的五瓶白酒第一时间入了她的眼,她看看餐桌左边的奥拉和提奥,再看看右边的希尔杜和布莱德,内心汹涌:“他们不会准备把这五瓶白酒全喝了吧?”再转个弯,更加汹涌了:“他们不会灌自己还不够,再来灌我吧?!”




莲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苦苦思索:“走,还是不走?”还没等她思索出一个结果,希尔杜疑惑地看她:“站那干嘛,过来吃饭。”




“……你们怎么买了这么多酒啊?”莲音坐在了希尔杜的右边,她把在座的所有人环顾了一圈后还是无法相信这四个(表面上)斯文的先生们能一口气干完所有白酒。




“重逢时刻总是内心喜悦,喝点白酒有助于表达情感,促进身心健发展。”提奥边说边开了一瓶酒,给四人面前的酒杯都满上。




“咦,我没有吗?”莲音看他倒酒时略过了自己,暗暗松了口气。




希尔杜瞥她一眼:“你想喝吗?”




莲音拨浪鼓式摇头。




希尔杜起身进厨房,再出来时拿了一大杯果汁:“晚饭前榨的,喝这个。”




“好好好!”莲音很满意。




饭菜很美味,奥拉和提奥为了维持在(未来)嫂子面前的形象,倒是没有展现出被饿了三天的一面,但在莲音眼里,他们夹菜的速度最起码也被饿了两天,更何况他们今晚的集火对象是桌上的那五瓶白酒。




俗话说得好,喝酒之后不说些胡话总是对不起花钱买来的酒,于是桌上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对话,诸如——




“喝!不喝就不当我是兄弟!”“……那再见。”




“布莱德你是不是男人!就这么一小口!”“……呵。”




再等到晚饭结束时,四个人里三个醉醺醺地趴在桌上,唯独一个清醒的奥拉,左手一只布莱德,右手一只提奥,在莲音的帮忙下将两人成功拉到玄关处,换好鞋之后,提奥突然一回头抓着莲音的手,声情并茂:“嫂子,我师哥人真的很好很好……”




奥拉赶紧把提奥的手赶紧掰开带走,莲音哭笑不得:“要不我送你们下楼打车吧,你一个人带着他们不方便。”




奥拉嫌弃地扶着两个醉鬼,笑道:“没事,布莱德就住在楼上,我们去他那里住一晚就行了。”




莲音点点头:“那我去帮你们按电梯吧。”




心怀师哥的提奥在电梯门前依旧不死心地劝说大嫂:“嫂子你要好好照顾我师哥啊!我师哥肯定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比如真情告白之类的……




旁边站着的布莱德两眼迷离也开始加入队伍:“虽然照顾好他很重要,但是也要记得把我发给你要修改的章节改完啊。”




莲音果断无视了这两个人,对着唯一的正常人奥拉道别,转身回家。




餐厅里希尔杜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莲音走过去拍拍他:“你喝的也不多啊,怎么醉成这样?能自己走吗?”




希尔杜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莲音明了,认命地将他的手抬起绕过自己的后脖放在肩上,揽住他的腰把他走向房间,希尔杜清醒的时候头脑高速运转出口便是一针见血,醉了之后却乖得不像话,莲音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把人扔床上后,莲音又到洗手间里拿了条湿毛巾,把希尔杜的脸和手擦了一遍。




希尔杜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莲音手指的温度和湿毛巾的清凉让酒精带来的热度消散许多,他伸手搂过眼前人,把脸埋在她的肩窝处,她好闻的发香充斥在周围,那是和他一样的洗发水的味道。




莲音拿着湿毛巾,动作一顿继而不知所措,回抱不是,不抱也不是。




最重要的是,希尔杜喝了酒,然而酒精在他身上似乎还会自己变成不令人讨厌的味道,希尔杜的头发香气和她一样,那是两人在超市争执了很久才定下的这种香味的洗发水,如今闻着这样的气味,连着希尔杜的气息一起,让她安心。




“莲音,莲音……”希尔杜喃喃。




“怎么了?”




希尔杜稍微转了转,侧脸吻上她的唇角。




“喜欢你。”




“好喜欢你。”




喜欢家里属于你和我的双人份的物品,喜欢角落里你留下的气息,喜欢你即使发呆也不断变换的表情。




如果你恰巧也喜欢我的话。




那就再好不过了。

评论
热度(12)
  1. 完完今天也很想日更楼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