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SJ/相二|猫拉面馆三两事·03

 前文:01 02

“啊咧?今天换了食材?”一走进厨房,松本就看见原本放着半人高蒸笼的位置被挪开,现在整整齐齐地码上约莫小山丘一般大的松茸。“这么多……”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错过松茸丰收的时间,他想能找到这么多半开含苞的松茸,“真是厉害啊。”正打算拿起一个闻一下味道,就瞥见旁边贴着一个贴士:“用松茸做汤?…确定没写错吗?用蘑菇才对吧!”真是浪费啊,只是做汤的话。

“嘛!”他思忖了一会儿,将满满一大盘的松茸抬起来,放到料理台一边的空位上,“还是做松茸饭吧!”上好的松茸一定要有上好的汤底啊。他摸了摸下巴往平时放海鲜的水缸走去,蹲下来仔细辨识里面的鱼类——青花鱼、鲷鱼、沙丁鱼、秋刀鱼…秋刀鱼!“不错。”盯准一只迅速将其从水里捞出来,松本·料理达人·润顺着亮闪闪的鱼腹看向利落得的鱼尾,“非常棒的油花秋刀鱼啊。”用食指和中指挑起腹鳍,再看了看鱼鳃,拇指顺鱼脊抚向鱼腹。还真的是圆鼓鼓的啊,这么想着就自顾自地点了点头:“用油花秋刀鱼熬的高汤配上松茸…可以,就是你了!”

决定好今天的菜谱后,松本站在后厨的火炉前,将相叶雅纪准备好的香囊放进灰烬堆,系上面巾、双手合十:“今晚,请多指教了!”话音刚落,灰里“蹭”地燃起一簇火来,整个原本昏黄的室内依次亮起了大灯,往窗外看去原本清晰可见的景物也统统被隐没再一片浓雾中,然后就是细微的移动声。

最后,火炉上方嵌入墙体的欧式大钟“噹”的一声,好像是在昭告世界——猫拉面馆营业啦!

 

将挑选好的六条秋刀鱼依次去头、清腹、分鱼肉——分出的鱼骨和昆布一起熬煮,分解好的粉红色鱼肉则取花钢纹厨刀利落地切成生鱼片。就在他调好酱汁正淋在碟子左上角时,门口的铃铛响了。“来的真巧。”松本勾起嘴角,将生鱼片摆好盘,放到面前的空着的位置,“欢迎光临。”

“嗒嗒”的木屐声从门口传来,一只肤色偏黑的手撩起布帘,探进来一张黝黑、微笑着的脸,他冲松本点点头:“叨扰了,晚上好。”

松本也冲他点头示意后,便低下头继续原先的工作。将使用过的刀具和案板放到水龙头下清洗,再用干布将案板擦干,确保不会有鱼腥味影响松茸的味道。等他开始处理松茸时,男人忽然发出一声赞叹:“太好吃了!”

“没想到一来就有生鱼片啊!”男人开心地眯起了眼,那满足的样子让松本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情也轻快起来。男人梳着利落的老式侧分头,一身深茶色旧和服。眉眼看起来很秀气,一双眼睛亮而有神,脸型偏圆,笑起来憨憨的,特别温暖。而且似乎是熟客,刚坐下就能熟门熟路地从柜子里找出清酒和杯子,自顾自地给自己斟上一杯,再夹起一片生鱼片蘸了蘸酱汁:“今晚的菜单是?”

“拉面和松茸饭。”松本润趁着擦拭松茸的功夫,应了一句。而低头专注于松茸切片的松本没有注意到,男人闻言后高挑的眉毛和讶异的一声“欸”。

说来松茸其实也不过是蘑菇中的一种,不过胜在香味过人,所以在数量渐少的现在受到民众的追捧。现在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持松茸原本的香味,松本将一部分松茸切片码好,以备蒸饭;另一部分则用手撕成细条,等等放入高汤中提味。处理完秋刀鱼和松茸,他取出牛蒡、葱、香芹等食材,切作细长条状,与细条的松茸一同倒进高汤中进行二次熬煮。

“好香啊!”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座位上探身进来,嗅了嗅锅那边传出的味道,“小心点,你这样也容易被吃掉…噢。”说完,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仿佛刚刚说的只是“明天会出太阳吧”、“出太阳的话要好好地晒一晒”这样的话题。

“嗯。”松本愣了一下,强作镇定地借将干布塞进前襟的时候,碰了一下胸前的符。

没关系的,不会有事的。他这样告诉自己。

 

其实让松本润暂时接管猫拉面馆实在是无奈之举。当时,约摸是暮春近夏的时候,二宫和也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原先好歹还能起来去面馆,只是躺在浮云上看账本也已经算是精神了,后来却越发昏昏沉沉、恹恹不醒。松本和相叶两个人看着急得不行——松本对他们神灵精怪生病什么的完全苦手,只能看着相叶雅纪那一脸紧张,然后…嗯,跟着紧张。

一直到有一天,代替二宫去猫拉面馆的松本发现,相叶雅纪因为二宫的关系,已经根本不能好好做菜了——高汤放错三次材料,切肉五次险些切掉手指,就连揭个盖子都能烫得自己眼泪汪汪。全过程看得他心惊肉跳,简直被这两个搞得没办法了。于是,当天晚上抓住相叶雅纪,坚持要他带着二宫去看病。

“再不看,你们俩都要一命呜呼啦!”松本简直不忍直视相叶雅纪做个菜,把自己搞得惨兮兮的样子。

“可是、可是……”相叶低着头犹豫了好一阵,“现在猫拉面馆的预约已经排到了年尾,如果突然之间暂停营业,会很难办的。”一对好看的眉毛蹙起,他叹了一口气,气闷地抿起嘴:“我也想马上、立刻!就带小和去啊!” 

“那就交给我吧。”

“欸!?”相叶雅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松本润抢了话头:“虽然我学的是法餐,但是…日式料理应该也没有问题。”

“不!不不不!不是这个问题!”相叶雅纪看松本润一脸认真的样子,更慌了,“猫拉面馆虽然说是招待四海八荒的神灵,但是天上地下的妖怪们也是可以预约前来的。我和小和好歹也是有几百年的灵力……”

他看松本一脸“所以呢”的茫然表情,想了又想就将握紧的拳头展开,掌心“噌”地窜起一簇火苗,见松本润有点明白过来却完全没有理解愣住的样子。索性就闭了眼睛,手上的火苗也瞬间从掌心蔓延到全身,并顺着摊在地面的衣料,仿佛有火线牵引一般快速窜向四周。松本润看得头皮发麻,就快要忍不住冲动想跳起来喊“救火”时,相叶雅纪睁开了双眼——火霎时全灭,连一缕焦味都不曾留下。他看着松本的眼睛,认真道:“你是小和重要的弟弟,就是我重要的家人,我不能把你置于危险之中。”

看到火的那一瞬间,松本润真的害怕了——讲道理,刚开始只觉得这俩是麻雀精好吗!但是听见相叶的话,他莫名地从心里生出一股子勇气,眨了眨眼:“有没有办法…让别人认不出我是常人?”

“欸?”相叶完全没有想到松本会这么说。甚至在给松本展现灵力的时候,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呜哇,万一润润因为被我吓到了,以后疏远了怎么办啊!要被小和骂死的!等到慢慢地消化了松本的意思,他愣了一下:“润润,你…还是要……?”

“对啊。”他盘腿坐着,伸手捂了脸,“你们也是我重要的…家人啊。”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松本润托腮歪着脑袋,看向相叶雅纪:“好歹让我做点什么吧!”

相叶雅纪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一点灵力都没有却又说着“要帮忙照看猫拉面馆”这样大话的青年,明明是一张完全不同的浓颜,但他还是猛地想到更早以前为着“要找到弟弟”这个信念努力的二宫和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他闭了闭眼,郑重地朝松本润跪下:“拜托你了!润君!”

一边的松本润则是完全被相叶雅纪这个架势吓到了,反应过来后赶忙上前去扶他,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相叶笑得一脸灿烂道:“谢谢啦,润!”

“嗯。”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将生面加热后,再取出在冷水下冲洗,最后放进高汤里。接着将先前已经热过一次的时蔬放进去,最后是出锅、摆盘,缀上松茸丝、香芹叶和白葱丝。松本润用干布将碗沿顺势擦过,端到客人面前,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您的拉面,请用。”

“看上去真棒啊!”男人拿起筷子,双手合十道了一声“我开动啦”,就迫不及待地尝了第一口,“超好吃啊!”又夹起一筷子,因为美味皱成一团的五官,在进食时又舒展开,细细地吃完一大口后才露出餍足的笑容。

松本点点头,继续往淘好的生米里加入松茸片、干豆腐碎和剩下的一部分高汤,放入锅里加热。一般来说,猫拉面馆一晚上的客人不超过三个,也因为“客人们”都是很随性生活着的“人物”,所以要求不提前做准备,以免客人改期,浪费了做好的食材。不过今天晚上到现在,预订单上的那位客人还没有来…是改期了吗?他犹豫了一下,将煮汤的锅放到水下,开始冲洗。

 

“来了。”

原本“刺溜刺溜”吃面的男人顿住,抬起头看向松本润。但这次他什么都没有说,又低下头捧起碗,喝起了汤底。

而同时,门口的铃铛响了——

 



本期菜肴视频!我不会说我一边写一边看一边吃掉了一包的蛋糕 ( _ _)ノ|扶墙

秋刀鱼vs松茸

松茸饭


现在已经进入相二线惹!翔润伏笔中!gn们有什么想法、建议或者想看润润做的菜(…)都可以留言告诉我哈!

笔芯!今天听了solo整个人都happy到不行!!

么么扎(づ ̄ 3 ̄)づ!

评论 ( 13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