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SJ/相二|猫拉面馆三两事·05

前文:01  02  03  04

qaq我我我我我回来更文了!

啊进入智月了!…爱拔的生日越来越近了!慌张 !o(><;)oo

噢…对…我不知道是不是flag!就先放个话!明天更一章!不更周六更两章!因为我家基友说不能再信任我了呜呜呜呜呜呜qaq



猫拉面馆的营业时间大概是每天从晚上十点到十二点,每每一到打烊的时间,后厨的钟就会准时敲上三下。三声敲完,不论拉面馆内的食客是否用餐完毕,都会被送回到原先的地方。之后,主厨只需则负责将火炉内的符取走,待炉内的火焰熄灭,便可离开。

松本将脸上的面巾取下,塞进围裙的口袋里。把围裙挂好后,他疲惫地打了个哈欠:“呜啊——结束了!”伸手在肩部酸胀的地方捶了捶,一边活动手臂,一边往后厨的火炉走去,心里盘算着回去后是先洗澡还是先给自己开一瓶酒。现在在东京一家颇有人气的法式餐厅里担任主厨的松本,每天从早上七点开始忙到下午两点,晚上九点下班后再忙个两小时,真的会觉得——“好累啊。”卸下工作状态后的小奶音,听起来有着明显的疲惫和困倦。

往常这个时候的后厨,只会留一盏灯,可是现在依旧大灯全开、亮如白昼。疑惑地看向火炉,才意外地发现今天的一位客人并没有离开。

猫拉面馆出了差错?

 “抱歉,已经打烊了,请您——”刚打算开口赶人,就看见对方将手伸进了灰烬堆,单手捧着还在燃烧的符,这吓得他顾不上措辞赶忙出声喝止对方,“等等,不要动那个火!”仓皇之下,快步上前抓住对方的手腕,在发现对方的手并没有被符灼伤,更是错愕得说不出话来。

“没事啦……”对方笑着伸手放在灰烬上方,从指尖逼出三滴“血”——“血液”透着明亮的蓝色自指尖滑落,牵出一条荧蓝的线来,落在灰烬上盘成一个圈。而火在接触“血液”那一瞬“噌”地沿线往上燃起,嚣张的样子远远比他自己用符咒点起的火要有生气。

“…你是谁?”松本润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

“欸,二宫他们没和你说过嘛?”男人讶异地抬起头看向松本,喃喃着将袖子理好,认真道:“初次见面…你好,我是大野智。”说完自己先忍不住地笑起来,摸了摸鼻子:“欸、松本…嗯、润?润君呐?”

大野智…好熟悉的名字……

大野智!!?那不是猫拉面馆的店主嘛!

“是的,这里是松本润。初次见面。”勉强加载完“大野智就在眼前”的进度条,“现在、现在这个…真的是因为…当时家兄的情况真的……”他尝试着想要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至少不要牵连二宫和相叶他们两个。可话还没说完,一直有点走神状态的大野智突然看着自己,说了一句:“嗯、嗯,果然还是觉得你和和也长得不是很像呢!”

“呃,我们之前见过?”

“啊、嗯,现在没有吧…不过,以前的时候见过的嗯。”大野智说着点了点头,抬起手比了一下,“嘛,那个时候…你大概、大概这么高?嗯,没错!”

那么高的时候…松本想了一下大概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和二宫他们相识是四年前的事情。如果这个人见过自己十三、四岁的样子,那不会不告诉二宫他们才对…难道,二宫他说的是真的?他张了张口,左手下意识握住右手腕:“上辈子?”

“对、对!人间是这样说的。”大野智笑着点点头,又重复道,“是上辈子的时候啦!嗯!”

松本愣住。

 

黄油涂匀整个锅,夹起牛肉片放进去,然后往上面撒足量黄糖。“滋滋滋地…再加一点吧!”相叶雅纪正打算再加一搓糖就感觉后腰被人不轻不重地踢了一下,然后就听见一个恢复元气的小尖嗓叫嚷着:“喂!笨蛋!不要加太多糖!太甜啦!”呜呜呜真好,小和现在有力气骂我了!相叶雅纪在心里感动了一下下,回过头去咧着嘴笑:“好好好!”

不出意外地又被窝在被窝里的二宫和也骂了一句:“你注意点锅啊!笨蛋、要焦啦!…煮的不好吃,我一口都不会吃的。”

“好好好!”相叶雅纪摸了摸脑袋,手上赶忙给锅里的牛肉翻面,等颜色变成棕色就将先前煮好的寿喜锅汤汁倒进去。豆腐、菊花菜、大葱、胡萝卜、金针菇,相叶雅纪默念着食材下锅的顺序,迅速将食材围着牛肉摆好,数了一下食材数量,突然想起来:“啊,还有面。”面、面、面…前面放在哪了?

“给。”二宫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被窝里出来,裹着一条厚厚的毯子蹲在他身侧,递过一碗盛着面的碗。

“啊啊,好冰!”相叶雅纪这时才反应过来这个面是煮熟后,特地放到冰水里去泡的。咋呼着迅速将面摆进锅里,盖好盖子。转头马上就把双手伸进毯子里握住二宫的手,他一边想着果然是被那个冰水冷到了,一边马上就把他的手揣进怀里又是哈气、又是搓揉。

“呐,笨蛋,你有没有想过以前的事情啊?”

“欸,比如?”相叶一脸懵逼地看向脸色还有点苍白的二宫,似乎是被注视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二宫将手抽出来托腮看向另一边:“比如…家人啊、朋友啊,还有…喜欢的人之类的……” 

“会吧?…嗯!会的吧?”

啊…果然啊。二宫和也沉吟着,瞥了眼完全不明状态、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某只,心里喃喃着“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这样的话,尝试在手心里凝聚灵力。

“不过,其实只要有小和在真的都完全不会想起这些事情呢!…就算有喜欢的人,也会是小和吧!”自说自话地就扑到二宫和也身上,抱住才发现这人根本没有注意,有点生气地直接伸手盖住他的手,“智君说了!现在不能用灵力!”

好不容易看到一点点火苗苗,就“pia”地被某人熄灭了。二宫和也整个人简直要爆炸,对,“噌”地全身冒火的那种!气到最后也不过是气恼地把某人推开,一脸烦躁:“去煮寿喜锅啦!要!老!啦!那个肉!”

“抱歉!我马上去看看!”身边的人跳起来。

“去啦去啦!”二宫和也披着大毯子,朝相叶雅纪摆摆手,露出一脸不耐烦的小表情。当时能够活下来,现在能够找到弟弟,这个家伙也还在身边,真是不可思议啊……他哈了一口气,呼出的温热气息在面前团成一片绵软的白雾。外面又开始下雪了,零零落落的雪花稀稀疏疏地飘下来。还是觉得那个时候的夏天更冷啊…明明是夏天来着。他这么想着就打了个哆嗦,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在地图上找到那个地方了,因为太小了吧?也确实是一个才十几户的小村子,每一户大概就三四口,最多也就六七口。家家户户靠着满山的竹子和地里的作物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地过着与世隔绝的忙碌生活。现在每次吃寿喜锅,二宫和也都会忍不住和以前吃过的味道比较,比来比去,最后还是觉得那个时候相叶妈妈做的寿喜锅的味道还是最棒了。虽然讲实话最好吃的真不是那个时候的,但是大概里面是有让人忍不住想念的味道,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最想吃那个时候、那个味道的寿喜锅吧。

相叶家和二宫家是祖祖辈辈的邻居,到了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这一辈更是关系亲厚——比如,在二宫和也小的时候,还不怎么会说话就已经学会欺负相叶雅纪了。所以,二宫和也的父亲总会念叨着“小和要对雅纪好一点啊”、“别老欺负人家”的话,听到和也小声的抱怨还会敲一下他的脑门,嚷嚷着:“你妈妈要生你的时候,我还在山上干活呢!要不是雅纪及时发现了!你这小子在哪里呢!”“是啦!是啦!”往往这个时候,二宫和也就摸摸被敲的地方,嘟嘟囔囔地答应下来,回头转身就使坏,欺负那个大大咧咧的天然。

反正也没有什么关系啦!

是的,那个时候一切都平静轻松得,好像只有“中午的饭是寿喜锅还是米饭”算得上一件大事。那个时候他们能够想到的最远的事情,大概也就只有像“秋季的时候是去揪山冈家的玉米还是堂本家的小麦”这样不着调的事情。可是,就是这样在大人眼里调皮捣蛋的两个小子,突然在一个夏夜抱回了一个娃娃,也就是后来的松本润。

每每说到这个事情,相叶和二宫两家大人坐在一起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喝一口茶再瞅瞅三个玩在一团的小子们,然后又忍不住说上一句“唉呀,松润刚来的那个晚上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啊”这样的话。那个晚上——村子里的人傍晚时候,才发现这两家的小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各家各户都紧张得回去拿起农活的工具,举着火把聚在相叶家的庭院里,商量着要去哪里哪里找这两个孩子。紧急会议还没有说两句,就看到两个小子一边咋呼着“救命啊”,一边踹了门抱着一个小娃娃冲进来。整个场面简直乱成一团。

现在也只有二宫和也自己记得那一天到底有多么奇遇。




PS:找了相对靠谱的寿喜锅的做法

qaq下一次想吃啥我还没决定好!求推荐!另外可以推荐一点比较正统的日式料理啦~因为进入相二上辈子的事情惹qaaaq这次sj不明显我就没有打tag了!

评论 ( 4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