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SJ/相二|猫拉面馆三两事·06

久违的更文,本来想要写完再更,但是期间一度考试生病又生病。番外本来是打算好给我担的生贺,可是都在纸上写的差不多了也没来得及码上来(土下座 感觉自己超级咸鱼/(ㄒoㄒ)/~~

大概会从今天开始陆陆续续放上来,争取春节结束左右就完结吧(暴风雨哭


前文:05


|SJ/相二|猫拉面馆三两事·06

 

居然会在酒会上碰到…真是やばい。松本润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内心懊恼手下去浮沫的动作就顿了一下,歪着脑袋确认高汤的味道闻起来没有问题,才又再盖上锅盖。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这样内心碎碎念的松本,却没料到自己些微的失神被发现了。

“今天看起来有心事哦?”大野智摸出小碟,斟上酱汁,望向熬汤底的厨师先生。自从上次正式见面后,大野智似乎是结束了海钓的日子,现在成了店里的“常客”?不过…说起来这个人才是店主吧?没错吧?这个人这方面倒是没有什么自觉——每天忙碌在厨房、招待客人的依旧是松本·小天使·润,只是默默地包揽了开店和关店的工作。虽然确实好像也没做什么的,但是毕竟非正式员工润还是觉得有种得了正式营业执照一样的安定感?嘛,反正就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今天来的可是很能迷惑人心的小姐…润,可要小心呐。”大野托着脸颊、眯着眼睛假寐,背后看来倒是一副端坐的模样。松本“嗯”了一声,将焯好的腿中骨舀起,加上切好的猪脚一同下锅再熬。单手合在锅盖的帽尖,想起上一次见面,含糊间提到的“上辈子”的事情——果然还是很想问,上辈子的事情什么的…最近怎么老是遇到“以前”的人?这样想着心里嘀咕一句“要不下次去神社求个符好惹”,视线飘到大野那张憨实黝黑的脸又一把推翻前论——眼前这个人不久是神灵吗?

那还是算了,感觉神灵也不是很靠谱啊。

今天这次的拉面特地选了上好的猪脚和腿中骨,要先用清水焯水两次,再将焯过的腿中骨与猪脚一同熬汤。熬高汤确实是一项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只是要在反复练习中才能掌握不同食材混煮出来的高汤在味泽上些微有趣的变化,十分地考验厨师的耐性。掌心感受着渐渐变热的温度,松本右手提起静置清水里的网勺:“大野…先生,重新见到,嗯…以前的故人——比如我这样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掀开锅盖,带着浓厚香味的蒸汽腾地充满眼前,听到对方扬调懒懒“嗯”了一声后并无应答,松本心里又懊恼起来:果然还是问了很失礼的话,万一还让大野先生想起难过的事情……

“很麻烦呐…明明自己记得,可是对方不记得的话就会觉得更麻烦。”是啊是啊!松本内心狂点头,抬头看见正对面坐着的大野智——托腮望向自己的眼睛弯着,明明是个年龄不祥的小老头却毫无意识地鼓着脸,撅起嘴嘟囔道:“所以,一般都不会再去相认吧!万一被问了以前的事情,解释起来太麻烦了……还是钓鱼最好了!”说完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这个结论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猫拉面馆总是会吸引来的。”大野智低声说着抿了一口酒,抬头看见松本满头雾水的表情才“誒”了一声道,“润桑不知道吗?”又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相叶和二宫在做什么嘛”才解释说:“‘炉子’烧起来的工序还记得吧——把准备好的‘香囊’放入灰烬里,然后静候它燃起来就行了。但…‘香囊’里放的是什么,润桑知道么?”

“神息?”松本认真想了想常规动漫、神话里的设定,重新盖上锅子叉腰笃定地看着大野智。

“神息?”大野懵懵地重复一遍,得到松本肯定的回复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不是、不是那种东西啦哈哈哈哈!”他一笑整个猫拉面馆似乎也受感染一样,忽略那些震动的桌椅碗筷,还是能明显发现灯光也暖了一个八度。“喂!”松本下意识大惊出声,张皇之间压住晃动的锅子,忍不住朝对面那个笑得憨厚的男人睇过一个严肃的瞪视。简直像地震一样!

“抱歉、抱歉,咳咳!嗯!”单手握拳掩饰嘴角仍然不退的笑意,但好歹平静了情绪,朝松本挥了挥手,“是‘线’,是‘线’!”说着就从自己周遭引出一条荧蓝色的光线,悬空画了两个圈,再吹一口气让它消失:“就是这样子。”不要说得这么简单好吗?松本暗自摩挲指尖,听大野继续絮絮叨叨着:“‘香囊’里放到就是客人们预定时留下来的‘线’。‘线’这个东西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带着‘线主’的味道,萦绕在身边。人也有的,只是人没有具象化的能力,所以并不能看到。”

“所以,你懂了吗?炉子是靠这些东西来召唤客人的,就算是只是沾染在香囊外的气息也会有作用的,只是…会比较微弱。所以偶尔猫拉面馆总会来几个预约单外的客人。”大野智凭空唤来一只鱼,手脚熟练地将其悬空、去骨、切片,才用筷子撷取一块进嘴里,咬了几下才含糊道,“之前二宫就是用这个办法找到你的嘛。”

“把他自己的‘线’放进去?”松本熬制好的浓稠高汤过滤出来,再将蔬菜切成小条状,用纱布扎好放进高汤继续熬煮。

大野点点头,蘸了点芥末:“一般来说,‘线’只会吸引自己的主人,但是辅以灵力就能用以来吸引来‘线主’想要寻找的、与‘线主’有关的人……不过,人的话因为看不见‘线’,说不定什么时候缠上了,应该也不知道吧。”

“原来是这样。”松本将完全吸收蔬菜鲜味的汤底再次过滤一遍,放到一边静置。正把手下切成长方形的五花肉处理好,打算卷起捆紧,猛地想起:“可是我没有,来过这里啊?我是说…之前。”

大野智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周遭的温度骤降,喝完杯子里的酒,缓缓侧过身子,十指收进宽袖里道:“来了。”话音刚落,松本润就被猛地一冻,打了个哆嗦,手下默默将五花肉捆紧扎了个死结。待他正专心致志对付那一块五花肉时,大野智忽然开口:“人…比起妖怪和神灵来总是好对付的多,记忆力也差得多。”

未等松本应答,就听见有大雪扑簌簌的声音逼近,借着就是美人雪白的脸颊被宽大的帽檐遮去大半:“哎呀,大野先生,您在呀!”抬起头来却又是一双笑意未及眸子、黝黑的眼,涂了朱红甲油的指尖蹭过殷红的唇,漾开一个笑。

“是呐,最近东京可不太平呢——ふふふ!”大野智扬起眉,“前几日去狸猫那里坐了坐,也是听了好些故事。”

雪女“哦”了一声就与大野智同排坐下,并不曾搭理过松本,只左右顾盼道:“你家那两只鸟呢?前阵子可是常常能在东京都内嗅见他们那股子味道——”

“忙了这许久,自然是给他们放了个大假。”假作思忖的模样,复又笑出声,“现在不知道去哪里耍了。”

“哎哟,这可不好。”

“怎?”大野智斟了一杯酒,朝松本递了一个眼神。

“万一…不回来、或是回不来了呢……”雪女说着说着抬起袖子,半遮嘴角地笑起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毕竟近日——可是不太平。”

松本手脚麻利地烫熟拉面,将准备好的溏心蛋、鸣门卷、时蔬和肉片一同装盘,盛到雪女面前。许是刚出锅腾腾的热气对雪女来说已经算是超高温,碗才落着,雪女就惊慌失措地高高抬起手,用振袖挡脸,霎时室内的温度又骤降了几度。等她缓过神来正要暴怒,却盯着松本的眉眼,凉凉地瞥一眼大野智:“大野桑这里可真是藏龙卧虎啊,先不说那不见了踪影的两只凤凰…现在这、新来的小哥,却又是长着一副‘早年以媵人身份,最后只身夺城’的松本城主的眉眼,可不要又是哪里请来的帝王精魂。”

“这、可说不好啊!ふふふふ!”大野“刺溜刺溜”吃了一筷子面,含着一嘴巴浓厚的美味含含糊糊地应付,兀自笑得开心。倒是雪女迟疑地看了一眼面,眼神流转在大野智和松本之间,最后探究不个所以然,颇有些发泄地甩一把袖子,执起筷子嗦了一口汤汁。

 

前边还暗藏剑锋的两人,现在倒是就着刚出锅的炸鸡块,斟起酒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兴起。酒过三巡,就在松本润收起碗筷,准备到后厨看看有没有别的食材做下一份甜点时,雪女忽然半掩眉目,凑过去对大野智低声道:“看着这新来小哥的眉目,忽然让我想起个早逝的姐妹,说起来还是个风华绝代的‘红叶姬’呢!”

大野智点点头,眯着眼睛望向女人嬉笑后退的脸。

“那位媵人城主……”她戏谑地指了指松本,抿了一口酒,“据说我那姐妹,就正是还在他委身樱井府长子时,与其相识的。我原本以为呐,我那姐妹估摸只是贪图那人的美貌,才废了那百般功夫与其亲近。结果咧……”正是说到兴致处,雪女摇了摇头:“她是真的妄图一人一妖啊——可怜她为那人费心费力地谋划诸多,最后却是被那人斩于刀下。啧啧——!”她猛地睁开了眼,定定地望进松本的眼里,一只线长食指几乎要戳上他的脸来,只是最后还是敌不过酒力倒回座位上,虚晃酒杯道,“真是无情呵!”

松本一时莫名,却胸口涌起一番郁气。大野摇晃着身子,拍了拍他的肩:“润桑,你去看看我尽早钓的鱼还有吗?有的话再做一条来下酒吧。”说完转头,对雪女说:“这可是今日的最后一摊了,你还是快些回去,不然醉在半路可是没有人理你!”

由于大野背对着自己,松本也不清楚他是真怒了还是玩笑,只是依言去了后厨。只是提了两条鱼回来的时候,顺风漏进耳里几句——“你那‘红叶姬’姐妹…当初险些害得小翔丧命,最后还倒戈为大将出力,若不是……”一时间提着鱼的手收紧,他恍惚看到——在冰凉的青石板上他抱着一个人,那个人一身戎装,他摊开自己的手掌全是鲜血。他还想凑近那个人,看清楚对方的容颜,却在触碰的瞬间失去了意识。

“润…别走……”

他恍惚间听到有人这样说,声音虚弱又执着。

 

“啊,你终于醒啦!”大野智正在收拾碗碟,捏着几个盘子轻晃,让水滴尽快落进水槽里,“你再不醒,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啦,不知道现在还扛不扛的起这么大一个人啊!ふふふふ!”他把折起的袖子,一层一层解下来,把手往布上蹭了蹭,双手撑在桌子上看松本。

“不好意思!誒!客人已经回去了吗?刚刚我…好像……”松本刚想开口,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迟疑着停下来。这时候,大野智开口道:“你刚刚太累了,做完下酒菜就睡着了。”听见他这么说,松本先是有点局促地低头道歉,然后想了想,歪着头解释说:“大概是今天加上酒会,所以工作量有点超,人不自觉就疲惫了吧……”

可是,好像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啊?

是哪里呢?

总感觉…忘记了什么啊?

“是啦!太辛苦啦!”大野拍了拍他的肩,笑着说,“明天润桑还有约对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说完背着手才走几步,就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地折回来:“对了,nino很快就要回来了。”一张让松本刚开始可惜太过黝黑却又漂亮的脸,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


下一章:07

TBC


写在最后:

我担生日快乐!!qaq世界上最好的樱井先生,35岁生日快乐!虽然今年才变红,但是以后都会努力地应援下去qaq,别的不求,就想你35岁这一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忙忙忙休息休息!忙忙忙休息休息!希望我担一切都好好的qaq。以后36、37、38…岁的生日祝福,以后再说。好喜欢你!ARASHI最棒!樱井翔宝宝最棒!(๑•̀ㅂ•́)و✧!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