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完今天也很想日更

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SJ/相二|猫拉面馆三两事·07

上一章:06



早上9:30。

对松本润来说,今天是一个难得不用早起的日子。放松地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肩部舒展运动,又倒回了床上,完全没有任何的起床想法。但是——当他随意关掉又一次响起的闹钟,作死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嗯…樱井翔。樱井翔?樱井!翔!?一脸懵逼的松本润猛地想起,自己好像真的…接过一个电话?糟糕。松本润努力回想之后,终于隐约记得自己睡得昏沉接起了一个电话。松本润的起床气在好友间尽人皆知,只是…樱井翔应该还不知道吧?

当时理智全体下线的松本润,接起电话忍不住就一个暴脾气过去:“谁?”

 “樱井翔……”

对方好像是这样说的,嗯,自己好像还毫不犹豫地骂了一句:“那个把我做的巧克力收下然后丢掉的樱井翔?”

“誒?”

“白痴!大混蛋樱井翔你打电话来干什么!”迷迷糊糊想起以前的事情就整个人爆炸的松本润,骂完还翻了个身“哼”了一声,半天没听到对面有声音正打算挂断,就听见樱井翔说:“松本君,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有误会。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误会你个大头鬼!

松本润挠着后脑勺认真地想了想:确实、好像是这样吐槽了一句就挂断了没错?不对,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来着?“啊!”糟糕!松本润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好像说的是——“那你等去吧!”

呀哟喂我这个磨人的起床气啊!松本捂着饿过头的胃,认真假装惆怅。算了,等等打个电话赔礼道歉吧,唉。这么想着他掀开被子,顺便把一头睡乱的头毛一把捋整齐了,才走到厨房倒一杯温开水。

“咕噜。”已经爽约了,那现在去做什么呢…醒都醒来了。他一边喝水,一边环视四周,最后锁定阳台的方向——先浇个水、剪个枝吧!做好安排后,随手往冰箱里拿了一个苹果,利落地去皮借着一口咬住,擦干净手才开始往水壶里加水。盯着水哗哗流进壶里,松本润心里冒出一个念头“爽约了…也好啦”,毕竟自己也确实没有想过到底要怎么面对樱井翔,但是也没来由的,他感觉到自己心里是有一点点奇怪的感觉,沉淀在大片大片的庆幸感底下。遗憾吗?真是没出息啊。

他双手撑在桌子上,抬手关掉水龙头,下意识叹了口气。

这次在酒会上的重逢真是吃白巧克力吃出满嘴苦味儿的意外。——樱井翔所在的公司在松本润所在的餐厅定了新年年会,更巧的是樱井翔正是这次新年年会的主要负责人员,还偏偏之前接洽的都是堂本主厨,被拉来帮忙的松本被喊出去的时候真的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想到这里,松本就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早知道那天就早点下班啦。但是,松本润自己也闹不明白,明明自己不是年会餐点的主要负责人,为什么那个时候一定要见负责甜点的厨师?

难道他记得以前的味道?因为这个猜测忍不住睁大了眼睛,讶异两秒后冷静下来,又咬一口苹果:“不对,那个时候根本还是门外汉,和现在做的味道根本不一样…不对不对,不是这个。”

“到底是因为什么啊!”他叼着被啃得坑坑洼洼的苹果,单手拎一壶水,满心叨叨“樱井翔真是…搞不懂”这样的碎碎念,才走到盆栽前打算浇水就无意中看到自家楼下好像站着一个人。谁啊?嘴巴里咀嚼的节奏放缓,他努力辨认着——嗯,有点像…樱井、翔?

誒?樱井翔?不会吧!松本润大惊之下险些松了提着水壶的手,着急忙慌地抱紧水壶,连水洒到身上了也来不及顾及就站起身来往阳台下张望:“喂!?”骗人的吧?怎么还会在等?!

地下站着的那个人似乎被冻得久了,缓慢地抬头看过来,顺带还搓了搓冻僵的双臂。眯起眼认真地瞅了瞅,才裂开了个笑容,整个人都跳起来、挥着手:“松本!松本君!早上好啊!松润!”

松本看着这人傻头傻脑的样子,挫败地挠了挠后脑,糟糕了……居然、还在。而樱井翔倒是完全没有主意自己等了很久这件事情,一边挥手,一边嚷嚷着:“你醒啦!外面好冷啊!快让我进去吧!”

“拜托了!”

看这个人站在自家楼下还完全有点不在状态的松本润,怔楞几秒后点了点头:“好、好的!”

 

经过了大概两个小时的苦等,终于踏足松本润家的地毯,樱井一边拖鞋,一边内心小树杈:“虽然耗时久了一点,但是…终于抵达松本家任务get!”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一分钟,就听见屋内传来松本润的声音:“樱井桑,拖鞋就在门口。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应该还没有吃饭吧?请在客厅等一下,我这边很快就好。”

“好的!”樱井翔穿着拖鞋步入屋内,“打扰了!……哇!”这还是樱井翔第一次去厨师家里,看着松本润屋子里有客厅二分之一大的开放式厨房,忍不住叫出声:“太棒了这个!”正准备说什么的松本被樱井翔一双发亮的仓鼠大眼睛,闪得差点咬了舌头,手下熟稔地挑起溏心荷包蛋翻了个个儿:“呃,樱井桑您先坐一会儿。”继而转身将另一个锅子热起来,把已经差不多的两个荷包蛋分装上盘,浇上酱汁在旁边,往樱井面前一搁:“请用。”

“超好吃!”一半的荷包蛋还在嘴里,樱井翔就忍不住喊出声来,微提起盘子指着上面的酱汁,“这个是什么酱!好好吃!”他兴奋地舔了一圈口腔,才发觉松本大厨只“嗯”了一声,好像并没有什么时间说话…好忙哦。樱井翔你不能这样吃白食!这样的念头怂恿着仓鼠先生二十多年以来第二次勇敢地、主动地走向了厨房这个圣地。虽然说第一次确实是被母上大人赶出去了没错,但是现在好歹也是快三十代的大人了嘛!成长什么的,肯定也会在厨艺上!抱着这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樱井先生走进了厨房,并拿起一把葱:“虽然我不…喜欢香菜,但是,松本君我帮你切菜吧!”

香菜?松本润被樱井翔的突然发言吓到,正在翻牛排的手险些被烫,回头看一眼才松了一口气:“樱井桑…那是葱。”听见对方呐呐地干笑两声,松本润无奈地勾起嘴角。料理苦手这一点倒是和当年传言里说的一样啊…切就切了反正都要用。松本润把切好的时蔬下到锅里,把握时机迅速地翻炒两下,正打算撒调料——等等!樱井翔你在干吗!原本只是偏头时视线随意地扫到,可偏偏让松本看到樱井翔小心地举着一把他平常用来切水果的尖刀,正在企图分尸一块上好的、他刚刚解冻的牛排。

“樱井翔!”

“啊!在!”猛地被人这么一喊,原本弓着背的樱井翔几乎是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人也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向松本润,“松润?”一双大眼睛受惊地瞪大,看得松本润几乎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可看到他手里那把刀和自己的那块牛排,又是被气得后槽牙疼。这是前辈、这是前辈、这是前辈……勉强缓和了一下口气:“樱井桑,不用了,我来就好。您先坐会儿吧。”

“就是切个肉,松润不用那么客气啦!”樱井翔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哪里是客气!松本润刚想开口就见他那刀子直直就往肉上去,赶忙熄火冲上去:“樱井翔!放下我的牛排!那个不是给你练刀工的!”

“喔…抱歉。”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樱井翔唯唯诺诺地放下刀,安安静静地正座回位置上。另一边的松本手脚麻利地将那一块死里逃生的牛排丢进平底锅,下锅铲的时候心里骂了一句:“都是你这一块肉的错!”而乖巧坐着的樱井翔只能看出他手下的力道好像带了几分怒气,心里越发有点不知所措:小舞…我把你主厨惹生气了,怎么办啊!仓鼠翔瑟瑟发抖状。

 

经过这一茬,两人的相处变得意外的尴尬。

樱井翔就算声音再提高个八度地夸赞牛排的肉质、口感和配菜味道,身边的松本润也只是淡淡的一句“谢谢夸奖”或者“喜欢就好”,再多就没有了。怎么办…好像把松润惹生气了。樱井先生现在很懊恼、非常懊恼,怎么就忘记小舞叮嘱的话呢!明明她有好好的说过“松本桑洁癖很严重的,你不要乱动人家东西啦”这样的话…太糟糕!怎么办!

“有…酒吗?”还是先喝一杯,缓和气氛?

樱井翔想来想去想出这么一个主意,不过才开口就听见松本润干咳了一声:“前面,不好意思……”樱井讶异地看向松本润,因为对方偏过脸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连忙放下手里的餐具,朝他摆手:“没有没有,是我先自作主张——呃,松本君不要生气才好。”

“真的。非常抱歉!”

还是觉得过意不去的松本润转过头来,瘪着嘴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直直地望进樱井翔的心里,让他突然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双眼。于是,樱井翔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松本君,我们是不是认识?”

“……”松本润转过头去摸另一边的纸巾。

“早上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些……”

“不,没有!樱井桑,您听错了。”用纸巾擦过手后,松本润又执起刀叉,打算继续用餐。

“不,我没有听错,我是出门了才打的电话……”我当时很清醒。

“我们没有认识过!”松本润放下刀,回头看樱井翔的时候还勾起了嘴角,“牛排冷了就不好吃了。今天不是还有事情要说吗?”

真的没有吗?明明就是…有事情的样子啊?樱井翔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嗯了一声,老神在在地插起一块牛肉送进嘴里——松本润这个名字,确实很熟悉啊?到底哪里见过……樱井翔这么想着就忍不住开始第N次偷瞄松本润:不可能啊,做菜这么好吃的人,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看来某些方面,樱井先生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哦。



下一章:08

滚去写存稿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