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完今天也很想日更

这里arashi团饭/主红担sj❤️💜
💙❤️💚💛💜

存稿十万/日更成功我就改名字

2018/05/26-无酒喝可乐

[谎话说一千遍 也会成真的]
更何况是 认真的


作家之所以伟大,不在于辞藻华丽、情真意切或意味深长的文章,而在于经历过岁月蹉跎的他们,还敢去写一些东西。
其中,散文作家尤为令我心生敬佩。

我是懵懂中学会伪装的欺诈师,把或喜或悲的情感藏进故事里,包裹他们、感染别人,试图寻找内核的共鸣。世人大多沉溺于幻想中的爱恨离别,回过头来看见自己贫瘠荒芜的内心,仿佛大梦惊醒。
最早意识到言辞是有力量的时候,是蹒跚学步的孩童时代,依葫芦画瓢学来的几个句式获得长辈的赞许,内心生出一种“少时了了”的优越感。那个时候的世界真的是被安放在一颗水晶般的心里,感悟到的美丑善恶都是浅显的,体会到的喜怒哀乐都是汹涌的。
所以能够随意地写,因为单纯和无畏。
[人人生而平等]是说给孩童听的。因为纯粹的心经不起摔打,他们需要教条和框架的保护,过早地了解并不是很好事。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负担。
世界也不需要那么多小蜘蛛,但一定需要天真烂漫的孩子们给成年人生存的期冀。

发现自己不太能写的出来东西,是这两年的事情。想了很久因为什么,肯定不是因为忙碌。但是面对这样的自己,更多是一种无奈。
[小时了了 大未必佳。]长大了越发接受自己是泯然众人的,不是颓唐,只是跟自己和解,释然地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从高中永远解不开的那一道数学题?如果说悲欢各是一条人生道路,那么欢喜的那个世界随着时间流逝越发得转瞬即逝,而悲伤与惘然的路途却越发长且难熬。

我敬佩还在写作的人,他们还在表达,他们的心里仍然充满活力和热情。还在写散文的人,怕是心里有个漫威英雄,他们经得起世俗的困苦和生活的消磨。
我是不敢的。
那年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写你自己的故事?
我:因为那个人不是我。
我空以一身情感,却遗忘了他们的来源。我寄身于空空,惶惶不可终日,妄图一具空壳去活出自己的大梦。却忘了,他们本是有自己的归属的,只是或多或少或真或假地被自己闲置了,变成了不可以提及的失落之地。

我一向不建议有抑郁症的朋友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或者写出来。因为语言这个东西在形成之前都是经过咀嚼的,将伤痛的地方反复撕开无疑一场灾难。反而会让自己沉溺于过去,无法自拔。
正常地生活,正常地社交。对我现在来说已经是万幸,能够好好地写东西更是恩赐。

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安喜乐。
可乐喝完了,有的话以后再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