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约稿:一杯奶茶钱:P
日更不断我就改名!
1

[谎话说一千遍 也会成真的]
更何况是 认真的


作家之所以伟大,不在于辞藻华丽、情真意切或意味深长的文章,而在于经历过岁月蹉跎的他们,还敢去写一些东西。
其中,散文作家尤为令我心生敬佩。

我是懵懂中学会伪装的欺诈师,把或喜或悲的情感藏进故事里,包裹他们、感染别人,试图寻找内核的共鸣。世人大多沉溺于幻想中的爱恨离别,回过头来看见自己贫瘠荒芜的内心,仿佛大梦惊醒。
最早意识到言辞是有力量的时候,是蹒跚学步的孩童时代,依葫芦画瓢学来的几个句式获得长辈的赞许,内心生出一种“少时了了”的优越感。那个时候的世界真的是被安放在一颗水晶般的心里,感悟到的美丑善恶都是浅显的,体会到的喜怒哀乐都是汹涌的。
所以能够随意地写,因为单纯和无畏。
[人人生而平等]是说给孩童听的。因为纯粹的心经不起摔打,他们需要教条和框架的保护,过早地了解并不是很好事。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负担。
世界也不需要那么多小蜘蛛,但一定需要天真烂漫的孩子们给成年人生存的期冀。

发现自己不太能写的出来东西,是这两年的事情。想了很久因为什么,肯定不是因为忙碌。但是面对这样的自己,更多是一种无奈。
[小时了了 大未必佳。]长大了越发接受自己是泯然众人的,不是颓唐,只是跟自己和解,释然地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从高中永远解不开的那一道数学题?如果说悲欢各是一条人生道路,那么欢喜的那个世界随着时间流逝越发得转瞬即逝,而悲伤与惘然的路途却越发长且难熬。

我敬佩还在写作的人,他们还在表达,他们的心里仍然充满活力和热情。还在写散文的人,怕是心里有个漫威英雄,他们经得起世俗的困苦和生活的消磨。
我是不敢的。
那年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写你自己的故事?
我:因为那个人不是我。
我空以一身情感,却遗忘了他们的来源。我寄身于空空,惶惶不可终日,妄图一具空壳去活出自己的大梦。却忘了,他们本是有自己的归属的,只是或多或少或真或假地被自己闲置了,变成了不可以提及的失落之地。

我一向不建议有抑郁症的朋友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或者写出来。因为语言这个东西在形成之前都是经过咀嚼的,将伤痛的地方反复撕开无疑一场灾难。反而会让自己沉溺于过去,无法自拔。
正常地生活,正常地社交。对我现在来说已经是万幸,能够好好地写东西更是恩赐。

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安喜乐。
可乐喝完了,有的话以后再聊。


2

感谢看到这个标题 点进来的小可爱

最近在忙毕业论文,下面这个是我毕业论文的调查问卷(只有15道题)

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帮忙填一下吗~感谢!


https://www.wjx.cn/jq/22732474.aspx  

谢谢!

13

连游戏机和汉堡肉都绑不住怪兽,该怎么办?在线等,好急的。
相叶雅纪在阳台上瞅着屁颠屁颠捧一碗汉堡肉去对面书店的二宫和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第一天二宫和也发现对面书店隐藏着一只润君(恶魔)就破天荒地晚归了
第二天又晚了一个小时
第三天…
今天是第四天…你说他会不会就不回来了啊。今天的相叶雅纪有点委屈。

17

相叶雅纪又一次误删二宫和也暴打奥特曼的游戏记录后,默默走出门攥着一手最后的零花钱,一脸沉痛。
“你去干嘛?”
“没干嘛…”
“你又删我记录了??”暴走!
“不不不不不…小和你听我解释!”
一脸怒其不争忍了又忍难得心软,他说:“算了你开心就好,反正我也玩不了多久…”
“本来想打完这一盘再回家…”
“世界上总是有些不圆满哎——删了也好。”
“不——!!”相叶雅纪被这一把苦情戏吓蒙了,等到二宫和也摇头晃脑一如往常那样盘腿坐着去一脸落寞的时候,才像是恍然大悟:“不!我也要你开心!!!”
“你开心就好…”
“我们去买最新的游戏碟!”
“你开心就好…”
“我们去买汉堡肉!!”
“我们去买你最想的打怪兽初会典藏版!!!!”
“……”
“我想让你开心!”
“哦,那你还愣着干嘛?走吧。”


我年少时最痛苦的撕心裂肺给了一个…没心没肺。长大后的相叶雅纪如是想,然后默默将汉堡肉翻了个个,嗯差不多熟了。

6

相叶雅纪家的隔壁住着真·奥特曼,这是二宫和也告诉相叶雅纪的。相叶雅纪问他为什么,二宫和也瞄了一眼那个棉花糖店门口的啤酒肚胖墩,说:“来,你站这里…嗯,别动。”

相叶雅纪一脸懵逼站好,刚耸了耸肩就被二宫一个“你敢乱动你就死定了”的眼神吓得怂巴巴站军姿。

“别动啊~”

“……”

“唰!”

“呜哇!这什么东西!”

二宫和也乐得打了个火嗝,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踱步过去吨在他面前:“知道那是啥吗?”他回头指着那个“武器”,“那是奥特曼的秘密武器。”

相叶雅纪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这时——

“哎你这败家玩意儿!这买的又是啥!你以为你还是海带二少啊!二傻吧你喂!”

“喂喂喂喂!别打别打!这次这次一定能行的!”

“行啥?!破世界纪录?是吃破你这肚子吧!”

“哎哟哎哟!”


世界有一点点安静哦

钟离帆揉了揉脸,往对话框里输入“啊,我睡了,晚安”就果断下了扣扣。鼠标在四色旗小标志那里划拉三四下后,决定还是投向企鹅的怀抱,于是…她上了另一个扣扣。这是一个非常英勇的决定,因为到今天为止,她已经拖了半个月的剧本了。

所以当她登上扣扣的时候,情况是这样的——

策划 唐猪sama:梨小花,你的稿子啥时候给我啊/微笑

策划 鳗鱼面:梨花花!((*・∀・)ゞ→→这是之前约的剧的原文!快接受啦啦啦~

策划 A……

策划B……

………………

钟离帆忽然庆幸自己是隐身上线的了,默默叉掉所有的对话框,然后内心画十字:“哈利路亚,主原谅我。”只是没想到,突然又跳出了一个对话框。

章与:在吗?

章与:我知道你在。


卧槽(╯‵□′)╯︵┻━┻你知道你问个屁!到底特么是哪路神仙啊!

不对 ┬─┬ ノ( ' - 'ノ) 他怎么知道我在的?

妈个鸡!我不会被人肉了吧!为个本子至于吗!(╯‵□′)╯︵┻━┻!

好吧…好像是我不太对嘤嘤嘤嘤(;′⌒`)。不过!到底是哪家的策划啊!章与?章鱼吧哼(ˉ(∞)ˉ)唧~~

洛阳城下梨花开:Σ(っ °Д °;)っ咋啦!我在我在!

洛阳城下梨花开:o(` · ~ · ′。)o是哪家的策划啊?

章与:逢尘边月音社

洛阳城下梨花开:誒!?逢尘边月?我记得这个音社没有约过我啊…

章与:……


这边厢一个章鱼闹腾的钟离帆一脸云里雾里,那边厢梓城音社的唐猪sama就咋呼上门来,三发抖窗抖得她电脑险些卡机。

唐猪sama:梨小花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小婊砸!MIN■■■■■□□MAX(╯‵□′)╯︵┻━┻

洛阳城下梨花开:…你怎么知道我在(・∀・(・∀・(・∀・*)

唐猪sama:我家后期大大!( ̄▽ ̄”)

洛阳城下梨花开:你家后期?

迟疑了一下,瞥见被挡住三分之二的对话框,忽然就拨开云雾见青天!原来是!章鱼这个!小!婊!砸!

洛阳城下梨花开:你骗人!(@`д′)

章与:?

洛阳城下梨花开:你明明是梓城的探子!(╯‵□′)╯︵┻━┻

章与:探子?

章与:我是《太太快来捡我回家》这剧的后期。

洛阳城下梨花开:酱紫啊。那你怎么知道我在?

章与:你刚刚上来的时候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

突然“有种不是队员太蠢,而是自己太猪”的沧桑感油然而生。



1

今天早上醒来偶然看到一个抄袭案,案子里的冤家们偏偏有一个是时至今日都一直心水的作者,最后从知乎上下来,庆幸这么久以来自己只是个路人粉,并不曾去苦主那里撒过黑。庆幸完了也是蛮后怕,自认一直以来写的东西都是夜深时候的碎梦或白日懒散时候的片段,倘若哪一日也如那苦主一般被人污得抹不开,真心不知如何置之。至此 忽然庆幸自己不过小透明。

2

文案:

文绉绉版:

“鹤子,鹤子,今日可为吾舞一曲否?”

“否。鹤子不善舞。”

“哦?既不善舞,何谓鹤之子?”

闻言,鹤子眉高挑,怒极。

 

日常版:

“鹤子,今日玩得可尽兴?”鹤子顺势含了亓官递来的葡萄,含糊道:“小子!汝怎可将此等涩物递与本尊!”皱着眉将那一颗已经被咬得不成样子的,吐出来,还有些气恼地奔下榻。不想却被墨王揽住,且被生生渡了口甘甜的吃食。正怔愣,闻墨王一声嗤笑:“葡萄,皮涩而内甘,鹤子不知,非吾之错也。”

 

一言蔽之版:

其实就是个瓶子妖精与昏庸君王的嬉闹日常。


©